簡體字真的比繁體字更容易學嗎?

簡化字的擁護者常常會把筆劃的節省拿來說事。說從繁體字到簡體字,常用字的平均筆劃從16畫降至10筆左右,所以簡化字就是好。這裡有個誤區,因為筆劃並不是衡量簡繁優劣的唯一標準。簡化字的好壞,還需宏觀的看。

英文有字根的概念,所以說英文裡面較長的字並不是最難的。 比如:responsibility(責任)。這個字多達14個字母。不懂英文的人應該覺得很難記。但是這個字是由字根responsible(負責的)與字尾ibility(形容詞轉名詞的常用變化形式)所組成。而responsible更是由response(回應)+ible(able的變體)演變而來。因此整個字可分成respons-ibi-lity來記,容易很多。 相反往往是很短的但不規則的,卻考試裡愛考得字。不過英文並非本文討論的重點,在此不多贅述。

英文有詞根,中文亦有部件。聲字多達17畫。但我們並非需要死記那17畫,而是可以將他分為三個部件:声殳耳,每個部件不超過七畫,記憶上並不困難。同樣的,髒字多達23畫。 但他的兩個組成部分「骨」「葬」都是常用字,不能不會。因此學起來也不會有負擔 。相反,如果是一個比較少用到的部件,就算是十畫以下,也容易寫錯。如簡體字的尧,上面會錯寫成戈。

拋開字理,就以追求書寫速度與學習方便來說,簡化字若是能把整個字形完全淘汰掉,也並非不可取。如:達簡作达。繁體字從「羍」。這個部件在其他字極少使用,且易與「幸」相混。壽簡作寿。繁體字組成的部件太多,多達五個,不好記憶。辭簡作辞。難寫部件變為一個獨體字,稱說方便。當然,並不是說這些字就簡得合理。比如說用不是入聲韻尾的「大」作為入聲字「達」的聲符, 沒有照顧到方言的發音,並不是最理想的選擇。

有助於記憶的簡化字並竟還是少數,更多的簡化字破壞了整個系統,增加了記憶的負擔。以下僅舉數例:

無舞:繁體字排在一起,很清楚的能夠看出他們的聯繫。舞是從無的聲音一目了然。而熟悉漢字的人也知道舛是由象行文字的兩隻腳演變而來的。
:簡體字排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他們的聯繫。學習簡體字的人在學舞時,由於沒學過無。上面那個部分無法稱說,因而要死記硬背。總共14畫,學習起來並不容易。

應鷹膺:這幾個字繁體字上面都有「䧹」,並有相同的發音,看得出是出自同一個系統 。掌握了應字。鷹膺兩字的學習並不困難,僅是意符的替換而已。
应鹰:簡化字中應簡化為应。首先這個字成為了一個符號字,不表音也不表意。而學完应以後卻無法避免要學習鹰膺等字。由於沒有學過應,上面的䧹難以稱說,並會誤認為是雁(yan4),不利於學習。

長髮髯:髮髯從左上部是髟,表示長髮飄飄。因此是長的變體。掌握了髟很容易推出與頭髮相關的字,如髯髦。
长发:髮字簡化成发,令髟不再成為常用的字形。並且長字簡化成长,簡化字中看不出與髟之聯繫。到要學習髯髦之時,必須單獨記憶,造成學習負擔。

環寰鬟: 環字是常用字。掌握了環字,學習寰鬟並不難。特別是一般接觸鬟這個字的時候,已經會寫髮,知道「髟」是髮的象形。學習鬟字僅是改變排列組合,輕而易舉。
寰鬟 :环字簡化了,但「睘」沒有被淘汰。特別是簡化字已經把髮鬍鬚等字簡化成发胡须。造成簡化字的使用者對「髟」形不熟悉,一下子遇到鬟,多達23畫,是一種災難。建議一錯再錯,把鬟簡化成环。

燦璨:兩個字都從粲聲。表音非常清楚。掌握了燦字之後,學習璨字只需要替換偏旁。
:兩個字失去了關連。灿字容易被誤認為與仙訕等字同類。 璨字不簡化,學習時要當做新字來學,增加負擔。

與興輿舉:繁體字與興輿字都是從舁,是由兩隻手向抬東西演變而來。可以發現這幾個字都有「共同」的意思。舉字從與聲。 掌握了與字之後,學習輿興字只需要替換偏旁。並且很容易就可學會舉字。
与兴舆举:四個字都有各自的簡化,系統性被破壞得凌亂不堪。學習舆字要當做一個新字學。而举亦失去了表音的功能,並會以為举從兴,張冠李戴。

當黨:這兩字繁體字雖然筆劃不少,但是結構清晰。都是從尚聲。意符一個從田,一個從黑。都是常用字,不會寫錯。證明了筆劃跟記憶難度並非成正比。
当党:「当」變為符號字,要特別記憶。並且容易與刍雪等字做錯誤歸類。

過鍋禍:這組字都從「咼」,讀音也相近。學習了常用字過,其他字就可以舉一反三。
过锅祸:過簡化成过,不僅失去了讀音,並與其他帶寸字的字沒有關連。學完「过」學習锅祸還是省不了學習「呙」的字形。

弊幣斃:這組字的系統性很強。皆從敝音,不同的意符表示不同的意思。
币毙:簡化字強迫把它們分家,好好的一組字要分好幾種情況去記。並且「比」作為斃的音符,方言的讀音也是不準確的。

歡罐灌:歡字是常用字。掌握了歡字,學習罐灌並不難。
罐灌:歡字簡化了,但「雚」確沒有簡化。學習罐灌仍然需要特別學習。

雞溪:雞溪皆從「奚」,同韻。雞雖然18畫,但是分解清晰,記憶上並不是負擔。
:雞溪皆從「奚」,同韻。雞簡化成鸡,失去音符。亦無法省去「奚」這個字。

並碰普:學會了繁體字的並,只需加上不同的偏旁,便可以容易的寫出碰與普。
碰普:簡化字沒有並這個字,學習碰與普時不好稱說,並且要另外記憶。

僅謹: 僅謹同音。學了僅很容易可以推出謹。
仅谨: 僅字簡化了。但是「堇」仍然存在。在學習谨字還須單獨記憶。

壇檀顫: 壇檀同音,普通話與顫同韻。掌握了壇很容易可以推出檀顫。
檀颤: 壇簡化為坛,檀卻不簡化為枟。學習檀颤擅時,「亶」仍須特別記憶。

隋隨髓惰橢墮:隋有兩讀:sui2 duo4。隨髓兩字從sui2音。惰橢墮從duo4音。
髓惰椭堕:有的簡化,有的不簡化,毫無規律可循。必須要單獨記憶。

穌蘇:蘇從酥音。一目了然。
稣苏:蘇簡化為苏,不表音。從「办」會讓人誤以為與协(協)办(辦)等字有聯繫。酥不簡化,需單獨記憶。

囪總聰蔥:這幾個字發音都從囪。掌握了「悤」可以舉一反三。
囱总聪葱:這幾個字分別簡化,失去關連。

撤徹澈轍:撤澈轍與徹同音。可以一起學習。
澈辙:徹簡化為彻,普通話表音不準確。澈卻不簡化為沏。彻與沏砌作兄弟,打亂了系統。

腦惱瑙:三個字同音,可以系統性地學習。
脑恼:腦惱簡化了,瑙卻不簡化。同一組字要記兩種字形,增加了學習的負擔。

蠟臘邋:雖然不好寫,但是這幾個字可以一起學習。
蜡腊:蠟臘簡化了,但是邋卻不簡化。還是需要單獨記憶。

鄧燈證瞪:皆從登音,學習容易。
邓灯证:分別簡化,鄧燈簡化後失去聲符。同一組字要分別記憶,增加負擔。

寫這篇文章我主要想說明兩個問題:一是簡體字雖然節省了筆劃,但破壞了漢字的系統性,無形中增加了學習負擔。二是說繁體字難學的人是不了解繁體字。因為繁體字不是無中生有,所使用的部件大部分在簡化字中仍然可見,只是排列組合不同。回憶過去。我們一開始學漢字是死記硬背的,而這些規律是隨著漢字數量的掌握,知識的增多而漸漸可以體會的。所以說對於學習繁體漢字的人來說,漢字越學越容易。而學簡體漢字的人,漢字則越學越難,更不用說大部分人還是無法避免學習繁體字的需要。不過鑑於小學生寫字要求一筆一畫,並且小學老師喜歡以罰寫漢字懲罰學生。簡體字應該可以對他們的書寫速度有一定的幫助。不過除此之外,簡化字的優點真的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Advertisements

有必要恢復使用專名號嗎?

最近在網上看到幾個有趣的句子:

1.《鸠山由纪夫宣布辞去日本首相职务》——跟帖:“我老婆问我,鸠山辞职,为什么由纪夫宣布?
=====鸠山 由 纪夫 宣布 辞去 日本 首相 职务
2.《山木总裁因强奸门而辞职》——跟帖:畜生啊!连门也要强奸!
=====山木 总裁 因 强奸 门 而 辞职
3.《佟大为妻子生下一女婴》——跟帖:“佟大是谁啊?这么厉害!能生孩子!
====== 佟大 为 妻子 生下 一 女婴
還有另外一個例子涉及簡繁字
4. 在百度搜索’余光中’, 然後看到一篇文章’余光中的悲哀’, 點進去讀後才知道是’餘光中的悲哀’. 我的光陰就這樣被浪費了

這幾個句子有個特點,就是句子裡面都用專有名詞。中文又沒有分寫的習慣,因此不同的斷詞產生的意義也不同。中文的特點是省略,詞性多變。即使不是專有名詞,也會有產生歧異的可能。「一次性用品」跟「一次性用品」在這裡一次跟一次性都是有效的詞彙,正巧用品跟性用品也是有效的詞彙。不同的斷詞就會有不同的解讀。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這讓我想起來原先中文出版物中常用的專名號。維基百科對專名號的解釋是:

專名號,又稱私名號,用於標明人名、地名、朝代名、種族名、國名、機構名等專名所使用的符號。「人名、地名、朝代名等專名下面,用專名號標示。」[1]「用在人名、種族名、國名、地名、機構名等。」[2]專名號的使用方法是橫排時劃在專名之下,直排時則劃在專名左旁。專名號在近年的中文出版物已十分罕用,但台灣和香港中文教科書仍會教授使用,電視或電影中文字幕中仍偶見保留。中國大陸則只用於古籍、文史哲作品。

雖然以上幾個例子有巧合,有省略,有專牛角尖。但是退一步。若把這幾個詞加上專名號做為一個整體來處理的話,就不會有產生歧異的可能。

鸠山由纪夫宣布辞去日本首相职务
山木总裁强奸门而辞职
佟大为妻子生下一女婴

再來看看英文。英文的情況似乎簡單的多,因為英文有分寫,並且詞性的分工較為嚴格。會造成歧異的就是專有名詞會與非專有名詞有一樣的讀音跟拼寫。而他們的解決方法是大寫專有名詞首字母。如:turkey小寫為火雞,Turkey大寫為國家土耳其。I love turkey!跟 I love Turkey! 根據大小寫的不同所表達的意思不同。起碼在書面上並不容易搞混。

中文是否考慮要恢復使用專名號了?

「乾」「幹」「干」 不必要的合併

簡化字的「干」合併了繁體字的「乾」「幹」「干」三字(不包含異體字榦)。簡化字的意圖是方便書寫及方便記憶。先來看看繁體字的筆劃:

三畫 十三畫 十一畫

雖然「幹」「乾」簡化成「干」,節省了八畫到十畫不等。 但是「朝」「潮」「嘲」等字在12畫到15畫,並沒有簡化。 「翰」「瀚」超過15畫亦沒有簡化。 「韓」簡化為「韩」仍有12畫。這些字大家在書寫上來沒有什麼意見。 可見幹乾兩字十一跟十三畫其實並不算多。不簡化亦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

再來看看簡化了是否減輕了學習漢字的負擔:
「乾」在簡化字的範疇內仍是規範漢字,念qian2。如:乾隆、乾坤
「幹」雖然簡化了,但是擀麵的擀卻沒有簡化。所以仍需要記憶這個部件。
結論是沒有。

合併這幾個字的代價是:
造成歧義:這幾個字本來字義已經夠多了。將它們合併,發生歧義是不可避免的。
「干」細胞究竟是乾(dry)細胞還是幹(stem)細胞。雖然並沒有乾細胞一說,但是沒專業的人光看字面是難理解整個詞所表達的意思的。
「干」妹妹究竟是幹(verb)妹妹還是乾(step)妹妹。簡化字產生雙關語,涉及粗口,讓人看了不舒服。

形近:干跟千相近。合併後造成相近的機率更高。

不利於簡繁轉換處理:由於這幾個字是多對多的轉換關係,比一對一,一對多更為複雜。干字在轉繁體字要考慮三種情況。乾字要簡化的時候也要考慮兩種情況。給機器轉換造成一定的難度。大陸地區這種錯誤並不少見,如豆腐「幹」、「干」隆。

最後看看這些好笑的翻譯吧:



從屈、倔、窟說起

大家知道,漢字有超過七成的形聲字。所謂形聲字,就是由形旁(又稱「義符」)和聲旁(又稱「音符」)組成的漢字。形旁是指示字的意思或類屬,聲旁則表示字的相同或相近發音。但是漢字的歷史淵遠流長,有些字因為音變,漢字簡化,失去了形聲字的特質。這讓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的理論不可適用。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字。屈字念qū,但是用屈做為聲旁的兩個字掘、窟卻念jué和kū。雖然這三個字在普通話已經看不出什麼連繫,但在南方方言中卻還是息息相關的。廣東話裡,屈念wat1,倔念gwat6,窟念fat1,三字同韻。閩南語中,屈念Khut,倔念Kut,窟念Khut,也是同韻。相對方言的有規可循,學習這些字的普通話讀音需要額外的記憶。之前老師怎麼教這三個字的我不記得了,但是我大概是死記硬背的吧。相反,形聲字可以是學習方言,掌握讀音規律的一利器。畢竟古人的智慧是不可小視的。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在以後的撰文裡我會慢慢講到。

閩南語的聲調

陰平1

陰上2

陰去3

陽平4

陽上5

陽去6

陰入7

陽入9

bo

ah

a̍h

粵語

55

35

33

11

13

22

55

11

廈門

44

53

21

24

22

32

4鹿

變調後

22

44

22

22

44

21

4

32

髙降

低降

低升

低平

泉州

33

55

41

24

22

41

5

24

台北

44

53

11

24

33

32

4

陰平1

陰上2

陰去3

陽平4

陽上5

陽去6

陰入7

陽入9

bo

ah

a̍h

粵語

55

35

33

11

13

22

55

11

廈門

44

53

21

24

22

32

4鹿

變調後

22

44

22

22

44

21

4

32

髙降

低降

低升

低平

泉州

33

55

41

24

22

41

5

24

台北

44

53

11

24

33

32

4

粵語的聲調

名 稱 陰平 陰上 陰去 陽平 陽上 陽去 陰入 中入 陽入
調 值 55 35 33 11 13 22 55 33 22
例 字
拼音編號 1 2 3 4 5 6 1 3 6

394-052-786

陰平1

陰上2

陰去3

陽平4

陽上5

陽去6

陰平1

陽平2

3

五(濁)

4

(清)

陰平1

陰上2

陰去3

陽平4

陽上5

陽去6

陰平1

陽平2

3

4

IBM月記 第拾貳章:夙願以償(完)

第一節:夙願以償

“New York City,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This is an old saying that I heard somewhere that I don’t recall (either in grand theft auto or a black man on subway). Maybe it is not necessarily true, but NYC indeed is full of fun and excitement….

很巧,每隔將近一年,我會去紐約一次。第一次是07年年底,在紐約跟一群朋友跨年。第二次是今年年初,到IBM總部參加培訓。第三次就是這次,為了看郭富城演唱會過路紐約。三次都是冬天差不多的時間。不過第一次我記得紐約那段時間還是在下雨,這次卻很不巧遇到東部大風雪。看天氣預報新聞陸續在報導東部可能的降雪情況,我致電主辦單位詢問演唱會會不會因為大雪受影響。雖然她們讓我放心,我還是對能否順利看上演唱會打上了問號。擔心我能不能到康州,也擔心郭富城飛不飛得過來。

幸運的是赴紐約的航班並沒有取消或推後,反而比預計時間早到了5分鐘。不過還不到五點的紐約天滿是陰霾,雪已經開始下了。而我要在晚上8點半才坐上開往康州金神賭場的巴士。果然,夜越深,雪越大。不知道是因為紐約地盤大還是處理雪災的資源少,總覺得清理不如中西部來的迅速。一路上看到的警車多過鏟雪車。高速公路上,有一大段整個一whiteout condition,整個車幾乎是在7,8吋的雪上面開的,中間的安全島也看不見了。可以想像車只能像窩牛一樣慢慢開。在大家都很無奈的時候,還好我手機可以上網看GPS,起碼知道車在慢慢的離目的地靠近,心也安定了許多。最後兩個小時的路程開了超過4個半小時。凌晨一點到達了金神賭場,距演唱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

到了賭場真是令我大開眼界。金神賭場的規模與豪華程度是中西部那些賭場遙不可及的。金神不光是賭場餐館還融合了mall。裝修布景十分豪華。由於離開始所剩時間不多,我也沒敢亂跑亂玩。僅是賭場繞了一圈,熟悉一下環境。賭場裡滿是亞裔的面孔,可能是因為深夜以及演唱會的緣故吧。不過賭場有提供很多亞洲人才愛玩的賭博遊戲,如牌九,百家樂。可見東部亞洲市場的份量。每當去東西部,我的中國情結又沒了,因為好玩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演唱會由於暴風雪不得不推遲進行。不是因為表演者,而是考慮到很多觀眾仍被困在路上。最後演唱會在兩點半正式開始。不過直到三點多還有觀眾陸續到場。我買的是最貴的票,但是這一價格的票分六區。前後個三區,每區又20幾排。因此可能在前也可能在後。一開始還在擔心由於是當場取票,會不會被分到比較後面的座位。不過還不錯,拿到了一個絕佳的位置,第三排靠邊。不但靠近舞台,而且出入方便。郭富城以熟悉的舞林正傳拉開了演唱會的序幕。七分鐘的舞蹈我其實已經在視頻上看過無數次了,所以每一個套路都記得清清楚楚。不同的是這是我第一次看live演唱會,更是第一次看郭富城演唱會。雖然說演唱會里的內容對我說都是熟悉的,但是live音效的震撼力是看電視網路無所能及的。而且郭富城現場功力超過了我的預計。除了有少數忘詞的時候,又唱又跳的他並沒有接不上氣或是走音的情況發生。由於對郭富城太熟悉了,感覺好像郭富城突然從電視裡面跳出來了,人變大了。表情,說話,幽默跟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一模一樣的。郭富城的身材真的是沒得說,年紀比我大20歲,但身材卻好過我好幾倍。身材比例好,肌肉的輪廓清晰可見。整場演唱會更像一次經典歌曲重溫,與香港的舞林正傳差別比較大。比如刪去了不少廣東歌,放棄了一些奇怪的服裝,加入了國語經典老歌的環節等等。雖然說新增的環節也並非第一次表演,但是整體編排是比較好的,可以看出製作單位針對市場針對場地所做出修改的用心。這次看演唱會最大的收穫應該是能跟郭富城握到手吧。這樣的榮幸要是在香港看演唱會是一般不可能實現的。一來一回,除了握手以外又擊了掌,也算對我十年的追星做了一個總結。

第二節:平安驚魂

上次在東部遇到風雪,幸運的是自己不需要開車。但是這次聖誕節期間,換成中西部迎來惡劣的氣候。而我說好了聖誕節期間要去milwaukee跟舅舅一家及奶奶過節的。雖然我知道在這種天氣下開車 一定不是輕鬆的事,但是想想一個人若留在rochester也沒什麼其他事情可以做的。我還是決定冒風雨前去,真是一個人的悲哀。我五點半準時下班,在路上找了個麥當勞填了肚子之後,不到六點準時出發。那天其實並不怎麼下雪,下的是冰雨。而且之前未化的積雪也因為低氣溫都結成冰了,導致路上非常的滑,而且天烏烏也很難看出路上是冰還是鹽。旅途的頭40分鐘開的還好,我膽子也越來越大,還是開到60甚至70。不過到了Houston那邊,我突然覺得車開始飄起來了。車慢慢的在擺尾。其實我知道理論上我是應該朝相同的地方打方向盤的。但是遇到這種沒發生過的突發事件,我的手卻不聽使喚。還是照著常規的方式打方向盤想把車擺正。只見車越擺越大,然後我又本能性的大力踩油門。這下可好,車開始在高速公路上打轉,最後反方向掉到了路邊的溝溝裡。濺起一車的雪,感覺好像開賽車。最後只好打911。剛剛好這邊是個事故多發地帶,很快的就有巡警過來援救,請拖車的把我從雪地裡托回高速公路。破財了160拖車費。其實說實在的,這次雖然掉到溝裡,我算是運氣好的了,除了沒有等很久迎舊之外,掉的地方也是恰到好處。如果旁邊是懸崖的話,我車早就翻了。如果旁邊有護欄的話,我車也會被撞壞的。更不用說如果有來車了,那說不定就釀成交通事故了。所以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很怕,開車開的很謹慎。生怕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如果那樣的話就不可能像這次這麼幸運了。經過6個多小時的煎熬。我終於在12點差10分趕到了舅舅家。能夠在聖誕節到來之前跟一家人說一聲Merry Christmas。這次平安夜有驚無險,可能也是托平安夜的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