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5

回國遊記–part II

回國的日子一晃過了十三天。要嘛太閒要嘛太忙,原本計畫常常記日誌的我weblog一個字也沒動。剛回來的幾天,生活有點不習慣,加上大多數的朋友都還在上學,天氣也不是很好,挺悶的,有時甚至覺得回來沒什麼意思。不過過了這半個月,特別是仰恩休養回來,我的生活又漸漸豐富起來。經過短暫的磨合,我又做回了廈門人,不僅再次熟悉了這片多變的土地,講話時廈門腔又冒出來了,f,h不分,說成。今天正好與幾位在集美讀書的朋友在我家附近吃飯比較早回家,心情也算不錯,就決定寫寫好久沒動的blog

         就從我上星期六仰恩回來的日子說起吧。我是下午回來的。我的當務之急是買一個新的手機,之前的那台不是很好用,經常死機。我約了弘一起去看手機,那天她在銀行中心的國際會會所練瑜珈。所以她叫我先到那裡和她一起吃晚飯。那一頓大概是我這回廈門後吃得最有檔次的一頓了。華麗的裝潢,可口的菜餚,鋼琴的優雅伴奏以及字畫的襯托,真是一種享受。那裡是專門對會員開放的,雖然菜樣不多,但都很精。吃什麼東鍋肉,鱈魚等等很多名字我都叫不出來。之後去世貿走馬觀花看了看手機,但沒買。與弘告別後,敏要我去她家玩。與她是一年前在夜上海認識的,沒想到那麼久了還能保持著聯繫,也算是有緣。去了她家,她室友娜英語學得起勁,因為看上了個美國佬,還吵著要我替她翻譯情書。敏拉我陪她看鬼片,片子一般,看完也過了午夜,我也就先回去了。

         星期天下午找征去買手機,到了江頭。買了索愛K700。本想買水貨的,反正我也不care保修不保修。但是為了開發票,還是傾家蕩產多花500塊買了行貨。不得不說我是索愛的fan,居然買的兩台手機都是此品牌。之後臨時起意與征去金凱悅唱歌。為在不久在眾人面前展示練練兵。晚飯是在姑姑家吃的,她要我參觀她的新房子。裝修淂挺漂亮。還嚐了金門高梁。

         星期一白天都在家裡,天氣也不好,風雨交加。一個人無聊喝了點啤酒和茅台配飯。晚上本想約人沒約到。正當我打算不出去了的時侯, 一個朋友來了電話,要我準備些燒烤和滷料去她家喝酒。無聊的我即口答應。奶奶聽到我要去買滷料,猜測我可能去喝酒。便告誡我今天中午晚上都喝了酒的,千萬別再喝。我為了不讓她擔心,滿口答應,不過還是偷偷把美國帶來的red label帶了出去。三個人數瓶啤酒下肚,接著又開始喝她們的藍帶和我的red label。那瓶red label還喝不到四份之一,三個人都麻掉了。之後順勢和她キス起來。回家後我很難受,吐了一馬桶。覺也睡不熟,半夜又爬起來吐了一次才入睡。

         第二天白天酒味未消,奶奶去讀書了,自己做了一碗泡麵吃了後才覺得舒服。然後不停地喝王老吉涼茶。真是晚上吃毒藥,白天吃解藥。傍晚與昊約好去打台球,又下雨,去他家。他在打麻將打一半,叫我等。等得無聊。正好智也打電話過來問我要不要打球。我便先過去找他。之後龜,昊也都過來了。基本上當晚是在台球室過的,明天要去集美,所以也沒有搞太晚。

         星期三,先和我一個朋友回我的母校一中看老師。主要看我班主任,四年沒見到她了。我對她其實很有意見。她以前對我很嚴格,也很刻薄,當眾還用難聽的話諷刺我。所以我這自去見她前心裡還驚驚的。不過還好,或許因為我不再是她的學生,或許她變了,度過了更年期,她當時很nice。短暫的談話很融洽,她很surprise我的出現。之後跟我那個朋友去了集美,她學校。參觀一下,順便找一下其他同學。午飯吃了兩頓。之後和延富和他一個朋友來廈門。在The house吃飯。其實就在我家附近,由老別墅改過來的,鬧中取靜,環境很不錯。點了pizza, 義麵等食品,併品嚐了德國啤酒。之後到樓上酒吧去坐。點了些雞尾酒,有一款叫做轟炸機B52。下面洋酒,上面咖啡,先將酒點燃,再用吸管將其一個勁喝完,挺爽。

         爸明天就回來了,又要為時間的分配而左右為難了。

Advertisements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學期到收關衝刺階段. 頻繁而緊湊的考試讓我忙得不可開交. 才剛考完物理就要轉入ECE的複習當中, 加上睡覺的時間也只不過不到半天去準備. 明天就算考完了還要趕著搬家和整理行裝…因為大後天就要走了… 咳, 這幾天恐怕沒得好好睡了, 八成到上機我就crash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