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V 尾聲…

尾聲

深港回來之後,看看日期在中國的日子僅剩三天。除去星期六到福州辦事,其實只得兩天。面對重多尚未解決的事情,真得是得分秒必爭。爸正好也於今早從學校回來。小聊小息片刻,便與他一起去商店買我去美國的旅行箱。有了箱子,行李的整理工作終可啟動。晚間本計劃去看奶奶及拜訪章醫生醫家,因故都未能如願,只能推後,令到我後兩天的計畫更加緊張。計畫改變後我只得抓緊時間去剪頭髮,沒法等到表姊回來到她熟悉的那家去整了。再從髮廊回家的路上經過台球室,雖然十一點已過半,明天還要赴七點的車,但想到這是與阿雷一起的最後一晚,還是和他又去打了一小時的台球才回家。

星期六在福州辦事,路上來回就要七八個小時。到晚上九點回到家,Mike一家正好來廈門玩,本想約他出來帶他逛逛。但是因為他住在鼓浪嶼而且那晚天氣也不太好,最終也沒來。他難得來廈門一次,我沒能陪陪他,心裡也蠻過意不去的。

星期天是我今年在中國的最後一整天,早上八點多就被老爸給叫起來了。不幸在找衣服時被反鎖在樓上天台,手機偏偏又欠費打不出去,叫人又沒人呼應,一下浪費了二十分鐘。早飯後照計畫要將任務一單一單攻克。早中午去探奶奶以及與張醫生一家吃飯。下午抓緊去臨行大採購,一個人上街效率還蠻高。六點多與弘會了一下面,並將她交代在香港買的東西給了她。七點回家享用最後一頓晚餐,外婆煮得很豐盛。我回來的這一個月可忙壞她這麼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了。最後的一個晚上自然要和朋友聯歡一下囉。約了新加坡的一群朋友還有另外幾個女生在金凱悅K歌。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唱了不久了,就等著我來一起喝酒。延富當晚戰力高昂,逼著我和他吹瓶。我吹了兩瓶肚子就有點不行了,他好像還一點事都沒有。而且越來越hyper,學校也不想回了,決定玩通霄。雖然當晚八個人中喝酒的只有四個。但我們幾個兩三個小時就幹掉了三打。築起的城牆還蠻壯觀的。我們一路唱歌喝酒遊戲到兩點多散場。把敏送回家之後,已近三點。凌晨三點鐘,坐在的士裡,望著道路兩旁逝過的樓宇,不由對這座城市燃起了幾份眷戀。

Advertisements
    • Jimmy
    • June 14th, 2005

    我也想回到小时候啊~~~~~~~~小时候真好,无忧无虑的~~~

    • Aaron
    • June 14th, 2005

    就是自由度比較小…

    • du
    • June 15th, 2005

    不错不错。。哎呀,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啦。。明年。后年。还是。。。不过真的蛮开心的拉这次见面。哈哈恩。。take care lor

    • du
    • June 15th, 2005

    是啊,大家出来是要开心的嘛,总不能我脸丑丑的在那里吧。所以就多喝点酒消消愁啊。。不开心的事情是私底下和朋友讲得,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在msn上和你好好聊聊阿。。时间很快,我也要回国了。。。难道你也是不开心的事情放在心里的?

    • du
    • June 15th, 2005

    是 脸臭臭。。打错了!!!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