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一卷卷磁帶 是我童年最好的回憶

今天,當得知眾多朋友在今年暑假都會歸國的消息,一時間我心中燃起了一縷思鄉的情緒。滿腹無聊的我,突然想起了一直置放在舅舅家的我之前的錄音磁帶。我回到了我弟的房間,打開了放在衣櫥裡的鞋盒。雖然盒子的外表已沾上了不少的灰塵,但裡面依然整齊地排放著約50盒我初三至高中所錄製的音樂磁帶。有自己在家的練習,也有跟不同好友的合唱錄音。從一開始的雞仔聲,到之後的飛速進步,再到最後的停滯不前。每一卷磁帶都記錄了不同時期的我,不同的聲線,不同的歌曲詮釋方式。我隨意放入了一卷到錄音機中,正好是我和某同學在初中時期的合唱錄音。間歇時的討論講笑,把我的思緒立刻拉回到了七年前。那時的我們是如此的純真,無憂無慮。為了一個共同的興趣而努力、切磋、娛樂。雖然唱得並非成熟,但這種感覺卻是獨一無二的。一晃七年過去了,不僅聲線因為種種原因而每況愈下。而之前的同學也因為距離,志向等原因而疏遠。就算能聚在一起,人與人之間似乎卻多了一道防火牆,亦很難像從前一樣單純,且放開的錄歌了。我只能靠這一卷卷的磁帶,再度回味中學時期的點點滴滴。

不過,我更加感謝這些磁帶。它們的作用就像相片、影片一樣。記錄下了我最愉快的時光。每次聽起,我的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雖然我出專輯的願望至今都沒有實現。但我認為那已經不重要了。在努力的過程中,我留下了這50盒磁帶,這50盒磁帶就是我童年最好的回憶。

Aaron Yang

於六月九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