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Quad週記(陸): Week of 2/4

week6.jpg這週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快。好像才剛剛過完上一個週末,另一個週末又近在咫尺了。可能是因為這週前三天我都沒坐滿八小時的緣故吧。首先週一,只上了半天班,下午一點到三點半是團隊例會。對於身無大任的我,自然不用花什麼心思,光聽就好。聽不懂,忘掉了也無所謂。之後我們全組10人便去Bradley CenterMarquette大學的籃球賽。雖然我去過Bradley Center數次,但是這次的經驗卻是不同的。因為這次我們有幸可以坐到位於200區與400區之間的包廂裡。包廂可進可退,既可在陽台看現場,又可以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轉播。不僅如此,還有免費的酒水,爆米花和比薩餅。我原來以為只有美國大學生愛喝酒,沒想到工作的人也是一瓶接一瓶地喝個不停。雖然我以前也是個酒鬼。但是為了不讓這段時間的運動努力破功,只喝了一瓶。老闆的老闆邀請我喝,也被我謝絕了。原以為Marquette的比賽會比Bucks來得精采。但是那場Marquette卻讓人大跌眼鏡,主隊曾一度落後高達23分。大學生們激情的叫喊亦在差距不斷的拉大中削弱。

第二天,我預約了時代華納的技術員工來新家安裝網絡和電視,所以提前兩個小時回家。回到家,電視一接,發現居然有信號!!莫非是前任住戶尚未取消服務。看看無線網路,居然也有很強的信號可以盜用。可是發現已經太遲了,人都叫來了。結果那傢伙啥事也不用幹,就可以收我50塊錢安裝費。真是虧大了。以後一定要先搞清楚狀況才預約。

第三天,威州暴雪。據說一天一夜能累積個18吋厚,是今年前所未有的。學校停課,很多人能不上就不上班。我不是拿固定工資,沒辦法。只好冒著風雪去上班。去到公司,3/4座位是空的。人少也好。事也少。一天很快就混過去。老闆在三點半左右離開,我亦在四點也走了。因為要六點上法庭dispute超速罰單。一出門,雪真是大啊。而且能見度極低,估計只有20米左右吧。我就這樣慢慢地朝目的地開去。原本還以為可以先回家休息一陣再過去,以這個進度來說是不可能了。我便直奔法院。眼看就快到了,但是就是找不到法院。由於是一個村裏的法庭,所以位置也非常有村莊的風範。小路接小路,越走越深。在一間間民房中間,才發現了村政府。那是小的就比我舅家大一點。我進去了,見到了法官。本想將之前準備的說辭陳述一番。沒想到他一見我就給攤出兩個選項。一是申訴無罪,請律師,改日重審;另一個是承認有罪,付罰金,但可以減少兩分扣分。對我來說,我怕麻煩。錢可以再掙,分數可是寶貴的。當然是欣然接受了第二個選項。討回了兩分,也讓我辛苦的旅程沒有白費。當晚是除夕,但是因為雪實在太大,活動都取消了。舅舅舅媽原本要赴約,也留在了家。舅媽準備了豐盛的晚餐全家人一起過年,和樂融融。

前三天都沒做完八小時。雖然老闆不在乎,但是我錢倒是少賺很多。原想說後兩天補過,結果發現根本是不可能,首先去的時間越來越晚,從八點拖到八點半。但是上班的作息卻是照八點來的,每天到了四點半心就飛出去了,更別說要多待兩個小時了。算了,就少掙點吧。工作方面,終於搞定了困惑我許久的user maintenance窗口。拖了那麼久,終於可以像老闆交代了。

Quad週記(伍): Week of 1/28

week5.jpg這週好像沒什麼好寫的。整個禮拜花在完成Workbench的任務上。其中一個任務耗時比我想像的多得多。是一個窗口為了加入存取詢問功能而必須重寫。雖然功能方面可以繼承之前寫好的窗口代碼。但是窗口原來寫的結構跟準備繼承的那個結構完全不同。所以遇到了很多銜接的問題。本想說週末前完成也沒達成,所以有點心虛。週五有一個IS部門對新員工的說明會。看到了久違了John(跟我一起進來的實習生)。說明會終於讓我搞清楚了整個部門的結構。以及我所在的團隊的工作重心。不然來了公司那麼久我連我所在組的名字都搞不清楚。

本週終於敲定了房子的事。雖然對Waukesha的那間還是有點不放心,但在嘗試撥打了幾個電話後還是放棄了另找的想法。因為其它的要碼太貴,要碼太遠,或是沒有短租期。就算差不多的,也不能保證說房子就沒問題。所以我就下了決心在週五把房子給簽了下來。雖然房子租金不高,但保險金很貴,$575。這保險金一交變成了死錢。平均下來變成每月要$600多了。

週末去了Madison,去的時候天降大雪,很難開。難開不僅僅路滑,還因為雨刷不好,常常什麼都看不到。開到半路,我前面的那台麵包車居然開始打滑,在高速公路上擺尾了20秒後,衝向防護欄,並翻下山坡。第一次看到車禍進行式,有點震到。想說趕快逃離這個地方,也沒有打911。最後順利到達Madison,鬆了口氣。

Quad週記(肆): Week of 1/21

week4.jpg真的是一個禮拜快過一個禮拜。不知不覺已經進入到第四週了。這週還是做著原來類似的事情。心情時好時壞。會做,知道怎麼做,心情就好。不會做,心情就茫然。不過我也知道,每次老闆一來,三分鐘之內就可以把問題解決。而旁聽同事們的對話,都是如此的深奧。搞得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局外人。是因為自己剛剛入隊精驗不足,還是真的跟他們比我能力水平差很多?因此我寧願花上三個小時去摸索那三分鐘就可以解決的答案。把問題累積起來再去問。一般一天問兩次,不好意思問老闆太頻繁。二來通常我的問題一解決,整個任務也完成了,拖一下時間也給自己一些偷閒的空間。

這禮拜鍛鍊還再堅持。除了一三五在健身中心鍛鍊,每天晚上沒事我也會在家做些簡單的運動。真的發覺鍛鍊對體型有潛移默化的幫助,一兩天看不出。時間長了一比還是有很大差別。這禮拜還在為租房的事情而煩惱。雖然說在舅舅舅媽家住得很舒適,伙食也很好,衣服還有人洗。但是男子漢不能食言,說二月份要搬出就得搬。我上週六去看了一個在Waukesha的房子。$555,很便宜,地方也很乾淨。按道理是非常的理想。不過我卻因為向我展示房間的人而有點不放心。因為他看上去像一個水電工,衣服褲子破破爛爛。並且身上還有煙味,讓我不盡覺得這樣的價錢是不是有貓膩?是不是房子有其他的問題?而且,第二次打電話給他,他老婆接。也是怪咖一個。我跟她說我是來租房的,要找Terry。她說Terry不在,在上班。我問她有沒有方法聯絡得上Terry,她說沒有。暈,除非她另有職業。這奇怪的管理令我對這個地方又多了一份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