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Quad週記(廿陸): Week of 6/23 更變

這個禮拜由於任務完成的早,加上與我協作的那個同事因為要處理自己家和女兒家地下室嚴重的淹水問題,基本沒有來上班。這週我相對輕鬆。看閒網的時間也比較多。像米城哨兵報在線(JSOnline)這樣的報紙網站一天也可以看上三五次。就在星期四下午將近三時,我隨意性的打開了JSOnline,網站上卻出現了一條讓我較為驚訝的簡訊。簡訊是10分鐘前發的,就是說易建聯和雄鹿另一球員會在今天選秀前被交換到新澤西網隊以換取Richard Jefferson。不過由於只是條簡訊,並沒有太多的具體說明。所以我認為還不一定,指不定是一個傳言。不過幾小時後,包括各大網站開始報導此事,我才相信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

對於易的離去,我雖然談不上傷心,但還是比較訝異。訝異的原因是因為之前一點風吹草動都沒有。昨天甚至還收到Yifanclub會長的郵件提醒大家是到了買雄鹿季票的時間了。現在一看真是諷刺。其實這筆交易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件好事。網隊需要易,雄鹿需要防守型的小前鋒以及處理掉一些垃圾合同。易到了新澤西,亞洲市場自然比原先大了很多,中國文化氛圍也更濃。苦就苦了威州華人和威州做中國生意的人。才短短一年,在威州知名度最高的華人就走了。一些因為易建聯而產生的組織、產業也很快將會凋零。米城又要離開中國民眾的視線了。還有球場上的那些中文廣告板要怎麼辦?

不過在稍後的NBA選秀上,雄鹿選中了一名來自西弗(West Viginia)的白人。這個白人經歷蠻特別的。在台灣出生,小時候在大中華地區呆了8年之久,會講國語。雄鹿一進一出,一個真正的中國人變成了一個會講中文的白人。他們還能維持其中國的市場嗎?

Quad週記(廿伍): Week of 6/16 郊遊

一轉眼進入了六月中。去年的這個時候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候,一群平時不太交集的人因為暑假聚在了一起。一起學習,一起玩耍。很多趣事,很多八卦。今天時過境遷,留在麥城的人也與去年大不同。是否還能延續去年的快樂,誰都不知道。不管怎麼說,雨過天晴,也該是出門擁抱大自然的時候了。

雖然連續數日的好天,威州許多地區仍然受到災情的影響。原本要去的惡魔湖(Devil’s Lake)公園由於設施受損,至今仍然是關閉的。米麥兩城之間的公路,也顧忌於高水位,依然封鎖。不過好在94號州際公路(I-94)採取了一套應急的措施。在保持西向車道關閉的同時,將東向車道一分為二,並將西向行車導入東向的一車道行駛。這樣一來,省去了走100多英里改道的麻煩。

這次要去日內瓦湖(Lake Geneva)。之前去過兩次,印象都還不錯,水是藍的。而且這個旅遊點這次災情不大。當天天公作美,原本報會下雨的沒有下。大家烤肉、踢球、游泳,玩得還不錯。雖然在去的前一天為了第二天的安排以及準備烤肉的料忙到凌晨四點,蠻累的。只要大家玩的開心,我犧牲一點也沒什麼。
星期天完全就是一個耗油日。首先中午和弘毅跟V吃飯,開了老遠到了一家寮國餐館,結果沒開門。又把車開回到原點,改吃UNO。下午回家,出了麥城之後就不久就開始堵車。半個小時過去了,車只向前移動了5英里。不知道是因為前面發生交通事故還是因為雙向合併的問題造成堵塞。看到後面的車開始下高路,我也跟著下了準備走地方公路。旅途也就這樣開始了。

下了高路,我發現自己在雷克米爾斯市(Lake Mills)。這是傳說中的重災區。四周好像有不少受不了高路堵塞下來透風的人。好啊。我想只要我沿著一條與I-94平行的公路像東行,應該回到華奇沙(Waukesha)不成問題。一開始還不錯,暢通無阻,可是走了沒多久,前方的路也封了。我只能選擇往左或著往右。因為我在I-94以南,所以我選擇了往左。路很怪,彎彎曲曲,越走越北,而且也沒有銜接的路。一晃就來到了一片荒地。我想這樣下去不行,還是看看地圖好了。一看地圖,果然我在I-94以北,不過在往前走一段就有一個縣城。這給我打了一針強心劑。又走了一大段,突然發現找不著公路的標示了,但是有個加油站。我進去裡面一問,得知我現在在水鎮(Watertown)。往南直的公路可以回I-94,往西橫的公路則可出城,到另外一個城市。我選擇往西行,因為往南走還是回到差不多剛剛下高路的地方,說不定還堵。往西走,穿過水鎮鎮中,出了鎮,經過一片荒地到達了渥科娜摩鍋市(Oconomowoc)。哈,第一次拜訪就遇到了修路改道。原本直達的現在變得有些複雜,我只能靠大方向尋找回高路的路。轉來轉去,還終於被我找到了。沿著67號公路往南,我看到了上I-94的路標,而且車也不堵了。10分鐘後回到了家。麥米兩地原本70分鐘的行程今天花了兩個小時,不過這種體驗還是蠻特別的。

Quad週記(廿肆): Week of 6/9 休整

這週的天氣有所好轉。大家開始處理地下室被水淹過的爛東西了。上班時,最多的話題也是誰家的地下室被水淹了,哪條街被封了,哪條河漲水了。

這個禮拜工作,我幾乎沒幹什麼事。都是在混。並不是我太偷懶,而是新的任務需要與他人的交接。而協作人卻因為較為忙碌而造成我的進度緩慢。有時候我需要一些資料方能進行,但他到一兩天之後才回覆我。這段等待的時間我便無事可做。沒事做也是一種痛苦,表面上又不能顯得沒在做事,只能調一些電郵或是舊的代碼作掩飾。趁沒人注意時,再轉去要瀏覽的網頁。不過到最後,連可以看的網頁也看完了,那可就是度秒如日。

本來這個週末想說外出的,但是各種因素都不利於出行。包括好友在忙啊,天氣不好啊,高路被封了啊,臉上痘痘多啊。我決定,這週還是呆在家中休養好了。下個禮拜在組織大型的活動,玩個夠。

另外一點不得不說的是。由於舅舅一家出遊,大舅奶一人在家,我這些天就搬回家住。其實這搬回家到底是我照顧她還是她照顧我說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活的品質跟舅媽在時有著天壤之別。不是說大舅奶不好。就是她畢竟是老人,年歲已高,又不捨得浪費。我來的這幾天每天都已吃剩菜為主,第一天吃的剩菜吃到第三天還在吃。飯也是這樣。過一個晚上吃我沒問題,但放久了吃就非常倒胃口。畢竟我最近體力消耗大,是需要能量和影養的時候,每天吃像災區吃的東西,怎麼行?慘又慘在這兩天都沒什麼活動,天天又只能在家吃。現在是星期天的下午,中午我吃了一碗不加料的麵。晚上不行了,為了我的身體著想,我得出去吃了。

Quad週記(廿叄): Week of 6/2 暴雨

這是我在美國七年來第一次體驗到受災的滋味。我們中西部雖說天寒地凍,但是天災並不常見。偶爾的龍捲風警報也是雷聲大、雨點小,並沒有影響到生活。不過這次,老天爺可是來真的了。一週連續數日連降暴雨。本月還沒過三份之一,降雨量就直逼歷史最高紀錄。其實剛開始我也不以為意,覺得是夏日通常的雷陣雨罷了。週六照樣去打球,沒想到球才打了15分鐘,就開始下雨。開車回去,雨越下越大。加上颳大風。駕駛時的能見度極度下降,有一段時間幾乎看不到前方的路。情況可媲比亡靈節週末從芝加哥回來的危急情景。還好天不是很黑,我抓緊方向盤,放慢速度,終於開回到了家。但雨並沒有一絲減小。大到短短從我車跑到家門口那5秒鐘的工夫,全身就被打濕透。

不久後,舅媽回家。她不經意地讓我查看一下地下室有沒有淹水。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地下室已成為一片汪洋。紙盒浸水爛了浮在水上,但抽水機似乎還在工作。一經調查發現,由於雨勢太大,馬路上的積水沿著我家後院的坡一湧而下,形成一條小溪,直奔地下室。地下室的抽水機根本來不及抽。我和舅媽、凱文便開始了救災工作。凱文在地下室將貴重的東西執至高處。我和舅媽到了後院,企圖將水源堵住。但我們用石頭、樹樁幹到全身都濕透也無濟於事,只好放棄。待雨停之後再做打算。

後來看新聞,才知道我們家的狀況並不算太嚴重,其他地方有整個小區被淹的,房子被水沖垮的,河水犯洪的,我們威斯康辛實實變成了一個災區。2008的氣候真是無常。雪災、地震、洪水,老天爺是在發什麼脾氣?

Quad週記(廿貳): Week of 5/26 慶生

這週是杜委員長的廿一大壽,為此我特地前往麥城慶賀。當然既然來了麥城,也要找點其他事情做做。好久沒有打球的我,加入了傑克一行人在體育館打球。長期堅持的鍛鍊果然對體力有潛移默化的提高。雖然我仍舊抽菸,但卻並不會像以前那樣喘不過氣。打完球,我便去赴委員長的生日宴。杜委員長不改其低調的風格,並沒有叫很多人,就V、白淨、馬龍等老班底。但吃的倒是不錯,法國大餐。吃飽過後,我們一行到了杜府吃蛋糕,喝酒。我生日送委員長一瓶日本的威士比。我自己是威士比的愛好者,但是沒想到他們喝不慣。主要都是我在喝。喝完又去抽了會雪茄菸。我不太會抽,抽得暈頭轉向。第二天我們在V家做火鍋吃,和樂融融。過一陣子他們都要走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聚。

Quad週記(廿壹): Week of 5/19 來客

這個禮拜我做東,一群麥城的朋友來我家玩。但是有其中比較熟的幾人臨時變故,放我鴿子,讓我耿耿於懷。最後來了七位朋友,加上我剛好八人。我們第一天在米城當地遊玩。由於他們比較遲到,等中餐吃完已經三點多了,我們照計畫去了酒廠準備參觀釀酒。但是到的時候,已過了最後一場完整的tour的時間,我們只好參加簡化版的tour。看了一段酒廠的紀錄片,參觀了儲酒的酒穴,就直接可以去品嚐酒的樣本了。不過發現酒杯是小塑料杯,那天室外天氣又凉,加之酒有滲水之嫌。並沒有像想像中的那麼令人興奮。參觀完酒廠之後,我們去逛了會Bayshore的Mall。大家似乎沒什麼購物的欲望,不久便離去。想說到賭場,不過有一個女生沒有帶ID,一個沒到年齡。幾次設法想混入人群,都被保安發現,只好作罷。我們改變計畫,去打保齡球。我家附近有一個保齡球場,但我從來都沒去過。找地方花了一段時間,還走錯路,讓我很歹勢。不過那球場還不錯,40條道,嘻哈樂,晚間還會調淡燈光,放出LED光,很酷。我以兩球入溝開場,但卻越大越好,居然打出五次連倒的好成績。最後破了我的歷史高分。

第二天我們去芝加哥附近逛outlet,然後到芝加哥唐人街,Paul也從Purdue。一起吃了個飯。差不多10點,我們開車回家。沒想到在路上遇上了暴風雨,一段時間根本看不到路。由於風是對著我們吹,而且雨點又大又急。Wiper調到最大都無濟於事。這是我第一次在美國開車欲到那麼大的雨,而且車上還載著三個人。我有點不知所措。再加上我晚上視力不好,有一次差點亂了方向,衝到安全島。還好有他人提醒,我才打直方向盤。我們終於經歷住了考驗,安全的回到家。她們走後,我整個人累到不行,還好明天放假,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另外,我終於收到了IBM的正式聘用信。條件給得還不錯,超出我的預期。這樣的條件,在加州要找到同等的並不容易。沒想到原來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現在竟很可能變成我這兩年打拼的地方。我看來沒那麼快跟中西部說再見了。

Quad週記(貳拾): Week of 5/12 畢典

這個禮拜是畢業典禮的時間。時間過得真快,我如果不是實習的話,也應該在這時候畢業了。雖然這是我畢業的時間,但是我熟悉的畢業生並不多,只有CC和魚。我星期六去的麥迪遜。那天陪康妮和魚去逛百貨,買第二天穿的衣服。一逛就逛了四個小時,他們在裡面換衫,我在外面等的辛苦。不過好歹也算買到了合適的衣服,時間沒有白花。之後我們和幾個朋友在魚家吃火鍋。東西買多了,大家吃不完。準備第二天畢業典禮結束後去燒烤,所以午夜消化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們三人又去武德門購買明日的伙食。買完回家醃製準備忙到3點才睡覺。

第二天一早八點便起,將魚送到會場,我跟康妮便準備將烤鍋從她家運送過來。現在才發現我的車太小,連一個烤鍋也要花好大的勁才放下。那天並不是燒烤最好的時間,天氣還是有點小凉,而且風大。不過燒烤還是成功的進行了,雖然人不多,但是氣氛還不錯。燒烤完我們都累了,想說都回家休息一下,晚一點再出來。我到魚家去休息,沒想到某人居然一睡就不醒人事,怎麼弄都起不來,放我一人在家無聊。我只好獨自一人去找CC他們打撞球。好久沒打,手生了。大敗於李邵。本以為那晚上可以喝酒,準備呆在麥城的。後來發現沒什麼事,因此12點左右,我還是開車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