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月記 第拾貳章:夙願以償(完)

第一節:夙願以償

“New York City,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This is an old saying that I heard somewhere that I don’t recall (either in grand theft auto or a black man on subway). Maybe it is not necessarily true, but NYC indeed is full of fun and excitement….

很巧,每隔將近一年,我會去紐約一次。第一次是07年年底,在紐約跟一群朋友跨年。第二次是今年年初,到IBM總部參加培訓。第三次就是這次,為了看郭富城演唱會過路紐約。三次都是冬天差不多的時間。不過第一次我記得紐約那段時間還是在下雨,這次卻很不巧遇到東部大風雪。看天氣預報新聞陸續在報導東部可能的降雪情況,我致電主辦單位詢問演唱會會不會因為大雪受影響。雖然她們讓我放心,我還是對能否順利看上演唱會打上了問號。擔心我能不能到康州,也擔心郭富城飛不飛得過來。

幸運的是赴紐約的航班並沒有取消或推後,反而比預計時間早到了5分鐘。不過還不到五點的紐約天滿是陰霾,雪已經開始下了。而我要在晚上8點半才坐上開往康州金神賭場的巴士。果然,夜越深,雪越大。不知道是因為紐約地盤大還是處理雪災的資源少,總覺得清理不如中西部來的迅速。一路上看到的警車多過鏟雪車。高速公路上,有一大段整個一whiteout condition,整個車幾乎是在7,8吋的雪上面開的,中間的安全島也看不見了。可以想像車只能像窩牛一樣慢慢開。在大家都很無奈的時候,還好我手機可以上網看GPS,起碼知道車在慢慢的離目的地靠近,心也安定了許多。最後兩個小時的路程開了超過4個半小時。凌晨一點到達了金神賭場,距演唱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

到了賭場真是令我大開眼界。金神賭場的規模與豪華程度是中西部那些賭場遙不可及的。金神不光是賭場餐館還融合了mall。裝修布景十分豪華。由於離開始所剩時間不多,我也沒敢亂跑亂玩。僅是賭場繞了一圈,熟悉一下環境。賭場裡滿是亞裔的面孔,可能是因為深夜以及演唱會的緣故吧。不過賭場有提供很多亞洲人才愛玩的賭博遊戲,如牌九,百家樂。可見東部亞洲市場的份量。每當去東西部,我的中國情結又沒了,因為好玩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演唱會由於暴風雪不得不推遲進行。不是因為表演者,而是考慮到很多觀眾仍被困在路上。最後演唱會在兩點半正式開始。不過直到三點多還有觀眾陸續到場。我買的是最貴的票,但是這一價格的票分六區。前後個三區,每區又20幾排。因此可能在前也可能在後。一開始還在擔心由於是當場取票,會不會被分到比較後面的座位。不過還不錯,拿到了一個絕佳的位置,第三排靠邊。不但靠近舞台,而且出入方便。郭富城以熟悉的舞林正傳拉開了演唱會的序幕。七分鐘的舞蹈我其實已經在視頻上看過無數次了,所以每一個套路都記得清清楚楚。不同的是這是我第一次看live演唱會,更是第一次看郭富城演唱會。雖然說演唱會里的內容對我說都是熟悉的,但是live音效的震撼力是看電視網路無所能及的。而且郭富城現場功力超過了我的預計。除了有少數忘詞的時候,又唱又跳的他並沒有接不上氣或是走音的情況發生。由於對郭富城太熟悉了,感覺好像郭富城突然從電視裡面跳出來了,人變大了。表情,說話,幽默跟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一模一樣的。郭富城的身材真的是沒得說,年紀比我大20歲,但身材卻好過我好幾倍。身材比例好,肌肉的輪廓清晰可見。整場演唱會更像一次經典歌曲重溫,與香港的舞林正傳差別比較大。比如刪去了不少廣東歌,放棄了一些奇怪的服裝,加入了國語經典老歌的環節等等。雖然說新增的環節也並非第一次表演,但是整體編排是比較好的,可以看出製作單位針對市場針對場地所做出修改的用心。這次看演唱會最大的收穫應該是能跟郭富城握到手吧。這樣的榮幸要是在香港看演唱會是一般不可能實現的。一來一回,除了握手以外又擊了掌,也算對我十年的追星做了一個總結。

第二節:平安驚魂

上次在東部遇到風雪,幸運的是自己不需要開車。但是這次聖誕節期間,換成中西部迎來惡劣的氣候。而我說好了聖誕節期間要去milwaukee跟舅舅一家及奶奶過節的。雖然我知道在這種天氣下開車 一定不是輕鬆的事,但是想想一個人若留在rochester也沒什麼其他事情可以做的。我還是決定冒風雨前去,真是一個人的悲哀。我五點半準時下班,在路上找了個麥當勞填了肚子之後,不到六點準時出發。那天其實並不怎麼下雪,下的是冰雨。而且之前未化的積雪也因為低氣溫都結成冰了,導致路上非常的滑,而且天烏烏也很難看出路上是冰還是鹽。旅途的頭40分鐘開的還好,我膽子也越來越大,還是開到60甚至70。不過到了Houston那邊,我突然覺得車開始飄起來了。車慢慢的在擺尾。其實我知道理論上我是應該朝相同的地方打方向盤的。但是遇到這種沒發生過的突發事件,我的手卻不聽使喚。還是照著常規的方式打方向盤想把車擺正。只見車越擺越大,然後我又本能性的大力踩油門。這下可好,車開始在高速公路上打轉,最後反方向掉到了路邊的溝溝裡。濺起一車的雪,感覺好像開賽車。最後只好打911。剛剛好這邊是個事故多發地帶,很快的就有巡警過來援救,請拖車的把我從雪地裡托回高速公路。破財了160拖車費。其實說實在的,這次雖然掉到溝裡,我算是運氣好的了,除了沒有等很久迎舊之外,掉的地方也是恰到好處。如果旁邊是懸崖的話,我車早就翻了。如果旁邊有護欄的話,我車也會被撞壞的。更不用說如果有來車了,那說不定就釀成交通事故了。所以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很怕,開車開的很謹慎。生怕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如果那樣的話就不可能像這次這麼幸運了。經過6個多小時的煎熬。我終於在12點差10分趕到了舅舅家。能夠在聖誕節到來之前跟一家人說一聲Merry Christmas。這次平安夜有驚無險,可能也是托平安夜的福吧。

Advertisements
    • Mike
    • January 12th, 2010

    这叫大难不死, 必有后福~ 呵呵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