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原創 ’ Category

小A看中文(貳) — 漢語拼音方案設計存在的幾個不足

這學期修了一門漢語音韻學,對語音知識有了一定的瞭解。因而學以致用,結合一下長期的閱讀,對漢語拼音方案中的幾個不足做一下分析。

 

漢語拼音是如今全世界最通行漢字注音方法以及漢字轉寫羅馬化的標準,而且勢頭十分強勁。以威斯康辛大學圖書館為例,早期的中文藏書都是以威妥式拼音做書名的羅馬字轉寫,但近期的收書無論來自大陸抑或台灣,基本上都是以漢語拼音做標註。美國最大的圖書館國會圖書館亦是如此,近年來由威妥式轉向漢語拼音。不像簡體字繁體字有得一爭。在海外,華人的中文教學大多數使用漢語拼音,而外國人的中文教學則完全用漢語拼音。如今,漢語拼音的使用覆蓋率遠遠超過與其有相同功能的其他漢語拼寫系統,如:威妥式、注音二式、通用拼音。漢語拼音如此流行,是不是這個系統就完美了呢,沒有問題了呢?還是有的。漢語拼音方案存在的幾個不足有:(1) 一符多音 (2) 清濁音與國際音標不對應 (3) 省略音符 (4) 某些符號不符合西方人的讀音習慣。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漢語拼音雖為漢字表示讀音的符號系統,但是其部份字母與音位的關係並非一一對應的。這個問題主要出現在元音當中,因為漢語拼音僅僅使用英文的24個做符號(ü除外)。而英文的五個單元音並不能滿足中文單元音的數量。因而漢語拼音方案採取了捨棄或整合的作法。例如:漢語拼音的i同時代表了高元音[i]舌尖後元音[ï](空韻)。「思」和「期」的韻母雖在漢語拼音中都寫為i(si, qi),但是兩字韻母的發音是完全不同的。這個對比若使用注音符號標示就可以很容易看出來。思(),期(ㄑㄧ)。若將i固定讀為高元音的[i]的話,Si所發出來的音則變為s>>i(>>)–西。包括注音符號在內的其他漢字拼音方案都有將這兩個音位區分,漢語拼音沒能將這兩個常用音分開是其設計的一個不足。威妥式用ih表示空韻,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同樣的還有漢語拼音的e字同時代表了[ə]()[ê]()。薛(xue)和歌(ge)從漢語音拼音都有個e看似同韻,其實不然。xue本該寫為xuê,但是後來e上的帽子被省略。使用注音符號可以明顯的分辨出兩字的不同韻ㄒㄩㄝ,ㄍㄜ。

 

由於當時設計漢語拼音的初衷是為了漢字拉丁化(廢除漢字),而非純粹給外國人學習。所以漢語拼音在符號的選擇上並沒有照顧到國際音標與西方人的讀音習慣。這個問題主要出現在清濁音的表示上。p-,b-; t-,d-; k-,g-是三組常見的對應清濁音。在英文,字母p是讀送氣的[p’],字母b對應的是濁音的[b]。現代漢語(普通話/國語)沒有濁音,所以在漢語拼音方案中,p和英文一樣,讀送氣的[p’]音,但b不代表濁音,代表的是不送氣的[p]。由此衍生的問題是,外國人讀中文可能讀不準,將原本唇塞音不送氣的[p](如「包」bao)讀成濁音的[b]。同樣的,由於受漢語拼音的影響,中國人在學外文時也可能忽略到b, d, g本是濁音。威妥式在設計上基本上尊重國際音標。將ㄅㄆㄉㄊㄍㄎ分別用p,p’; t,t’; k,k’區示。這樣的問題是表示送氣的小撇常常會省略掉或被忘掉。這就是為什麼可以看到台灣人姓名如陳建州,雖然華語中三字的聲母都不同,但英譯為chen chien chou。這樣造成了清音字母的使用率過高,不利於檢索。漢語拼音不分清濁音還造成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無法拼寫方言。中國大的方言如閩語、吳語,都還保留了濁音。如:閩南話唇塞音就有三組p, ph, b,分別為清音不送氣,清音送氣,濁音。漢語拼音就無法解決。不過這個問題影響較小。畢竟漢語拼音是專門拼寫華語的。而且不光是清濁音,方言中還有很多特性華語中沒有,因此讓漢語拼音去拼方言,有點難為所難。

 

漢語拼音方案基本上是承襲了注音符號系統。但在轉寫某些韻母,漢語拼音為了使拼式簡短,省略了其中不太明顯的音符。如:iuui,其實是iou(ㄧㄡ)uei(ㄨㄟ)的省略式。這種省略是會影響發音的。注意一下台灣學生與大陸學生在發ㄧㄡ,ㄨㄟ韻的時候就有不同。ㄧㄡ韻中的o,跟ㄨㄟ韻中的e都在大多台灣人的發音都中明顯存在。大陸則受漢語拼音方案的影響,發音更加合口。其實大陸使用iuui也沒能準確紀錄讀音。如追(zhui),嘴(zui),罪(zui)這幾個字在發音中都能夠體會到明顯的e音。另外一點,如此簡化造成了押韻系統的不整齊。如詩經《國風·周南》第一句: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漢語拼音來看四句的韻腳是iuou,ü,iu。似乎看起來這幾句是不押韻的。但是如果不將其簡寫的話,則是iouou,ü,iou,詩句的押韻一點也沒有問題。

 

漢語拼音方案現在已成為眾多外國人學習中文的工具,但其中qxzh這幾個符號的使用最讓老外頭疼。x, zh英文極少用到,x若用到通常讀[-ks][z-],德文有用到x,但讀[h],漢語拼音用其表示了一個不著邊的[ɕ],讓外國人難以適從。我在美國長大的表弟會漢語拼音,但給中文注音時,還是用s代替了不習慣的x。另外,像q, c 是與英文發音不同。q在漢語拼音中讀ㄑ,c在漢語拼音中讀ㄘ。而在英文這兩個符號通常讀[k]。所以習慣了英文很容易將can()讀成kanque()讀成kue。造成這個原因的情況和第二點相似,因為漢語拼音的初衷不是輔助工具,而是文字。作為文字,設計者不太會考慮字母在其他語言上的讀音,而儘可能用盡可用的符號資源,是其分佈平均。

 

以上四點是我覺得漢語拼音方案所存在的比較大的問題,這幾點也是在學術界的不同場合討論過了,因此可以說明是有爭議的。不過客觀的講,漢語拼音雖然不完美,但是還是當今眾多和字拼音系統中合理性、實用性、與經濟性最平衡的方案了。如果漢語拼音能針對其不足做出適當的調整,那漢語拼音的前景將更加廣闊。

 

 

小議漢字簡化

        我之前發表於X大中文論壇的貼子。從小就對中國的語言漢字文化有著不減的興趣的我,前不久看到網上又有關於簡繁之爭的討論,即寫此篇將個人對漢字簡化的觀點及看法做一總結。本篇文章沒有什麼學術性,主觀性比較強。但所指出的問題卻是客觀存在的。

 

漢字簡化的問題不少,以下列出十條

 

第一,簡體字破壞了漢字傳統的構字系統,即六書。「头()」比起原字既不表音,又不表意,完全一個符號字。「听() 」怎麼看也想不出人的聽覺跟口有關係,而且右部的「斤」表音也不準確。再如,「車」字原本是個象形字,其型頗似中國古代的戰車。但簡化後的「车」,四不像。一個學中文的外國人跟我笑言此簡化字更像車子撞上樹樁後的樣子。

第二,簡化字亂合併字。不僅讓港台海外的同胞覺得大陸人沒有文化,而且還會在書面上造成誤會。例如,這船「只」向東行。「只」字在簡體字中代表了繁()體字中的「隻」和「只」。因此,這句話倒底是說「這船隻(ㄓ) 向東行」還是「這船只(ㄓˇ)向東行」就有待推敲了。還有一個笑話,一個女生在網上發了一篇名為「我下面給你吃」的帖子,吊足大家的胃口,進去後才發現,其實她是想說「我下麵給你吃」而非「我的下面給你吃」。麵面兩字字面上毫無任何聯繫。以「面」替「麵」,這本是餐飲業為了提高效率私下採用的簡寫。但中共卻將其定為「麵」的規範字。那我想問一下為什麼不以「反」替「飯」,這也是餐飲業記單時常用的啊。簡化字對漢字的合併造成了大陸多數民眾「後/后」、 「發/髮」、 「鐘/鍾」、 「儘/盡」不分,常常能看見大陸人甚至出版社有寫繁()體字時寫別字。

第三、除了合併漢字,不妥的還有草書楷化。草書楷化的簡化字乃參照漢字流傳已久的草行書簡便寫法,加以調整,以印刷體的方式呈現。像以「东乐当买农孙为专」替代「東樂當買農孫為專」。草書的運用在平時行文上提高了手寫體的速度,是件好事。但是將其作為正規字體出現則切斷了某些漢字的意義與聯繫並且字型顯得傾斜僵硬。譬如:東字,原本從日在木中,因為東方為日出之方向。但簡體字的「东」卻因為草書楷化而難以體會。再如,顧字,原本左邊的雇是聲旁。但草書楷化後()左邊變成了厄,讀ㄜ。失去了其表音的功能。另外,草書楷化所造出的新字也不易於部首查字。如:「樂當買農」原本可以用「木田貝辰」部輕鬆查出。但它們的簡體字「乐当买农」就大概要從難檢字裡去找了。

第四、簡體字亂用符號,毫無章法。例如,簡體字「鸡欢叹仅汉戏权凤难邓双对树圣轰聂」中的「又」部就可以替代繁()體字「雞歡嘆僅漢戲權鳳難鄧雙對樹聖轟聶」中的眾多部件。字不好寫也不這樣改的啊。又字不表音又不表意。這和小學生遇到不會寫的字隨便劃上一個符號有什麼不同。

第五、簡體字不美觀,不少不符合方塊字特性的殘疾字在漢字簡化後產生。如:「广厂飞产汇儿」。簡化字不如繁()體字好看的觀點,這是許多包括不寫繁()體字的人都同意的。在大陸絕大部分書法家都親睞繁()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第六,簡體字造成文化斷層,令中國大陸四十年來出生的人看不懂或有困難讀懂五十年前的文獻及港台海外的大量讀物。許多人因此乾脆放棄閱讀,浪費了大量的寶貴資源。

第七,許多人認同簡體字的一大理由就是簡體字大大簡化了漢字的筆畫,減輕了學習的負擔。其實不然。宏觀上來講,雖然簡體字的筆畫少了。但新增了不少新的字型。例如:「農」,倘若你掌握了「曲」和「辰」字,「農」字就很好寫出。但簡體字的「农」是依照草書而產生的一個全新字型,學會了仍然要學「曲」字和「辰」字。又如「曉」字,原本你只需掌握「日土兀」三個字即可寫出。但簡化後變成「晓」,右邊像戈又不是戈,造成了記憶的困難,並且容易寫錯。漢字簡化後也造成了一些字型太過相近,難以辨認,尤其是手寫體。例如:广厂(廣廠)、仑仓(侖倉)、没设(沒設)、几凡(幾凡)

第八,老實說漢字簡化工作實行了那麼多年來簡化字在大陸已「深入民心」。要做到恢復使用繁()體字已不大現實。這也就算了,但中國政府卻將傳承了千年繁()體字定為「不規範用字」。不准它的出現。以廈門市為例,政府三不五時會有用字檢查,遇到牌匾使用繁()體字的一率撤下整改甚至罰款。還經常找一些小學生上街找不規範用字(包括繁()體字)。記得以前,我們班也接到的這項任務,同學們學校找不到,就一窩瘋地跑到美術室去找那些書法作品的麻煩,令我哭笑不得。用繁()體字倒底怎麼了,繁()體字不是中國自己的產物嗎?簡體字不是由繁()體字發展而來的嗎?但意識形態下的中共卻將其當作舶來品對待。中共的這一舉動就好似文革時小子大義滅親批老子,不顧其多年的養育之恩,還要與其劃清界線。

第九,有人說簡化字在減少文盲率的工作上貢獻不小。其實真正的功勞不是簡化的漢字,而是教育。台灣香港用繁()體,日本漢字雖有簡化但更趨向繁()體。哪一個地區的識字率都比中國大陸高出很多。關鍵是教育。國民黨遷台以前台灣還是以農業為主社會呢。

第十,其實多年來有很多有識之士提出恢復繁()體字教育的建議。其碼讓學生做到「認繁識簡」,但是這些建議始終都沒有通過。中共指出這是要否定幾十年來的語言改革工作,並會增加學生的負擔。其實漢字簡化工作是過度性的。現在的文盲率已比當初有了很大的下降。電腦文書的出現也使得繁簡在用時上沒有差異。難道大陸人就比別人笨,就不能多記幾個字,一個字多寫幾劃。其實這是中共不願承認自己犯過錯誤的一體現。

最後,簡體字的出現並不能完全取代繁()體字。大學中文系古代漢語的教材都是以繁()體字出版的(簡體字根本沒法印,因為簡體字用了不少現代漢語罕用的古字,並另賜它意)。中國歷代的石碑、牌匾、文獻。與港台海外華人的交流,都是要用到繁()體字的。中國大陸人要學兩套漢字,這才是真正的負擔。

別說

整理硬盤時找到的,我跟強前年為"一廂情願"寫的國語版
 

   說過的話像一縷清風 輕輕柔柔來回飄蕩我心中

     一起的日子總是嫌太少 每分每秒 微笑還在心中 我太想再度擁有

     #別説 你最愛我 你曾對我反復說過

然後隨他不再回頭 還微笑地對我說 別想太多

現在你懂得疼我 曾經放手讓我孤單的過

當年深愛那一夜 流入彼此的心窩 不能再度擁有過

飄過的雲還在天空打轉 若即若離 猶如你身影離去

when you came into my heart in that day, I said love you

from then on let me know 承諾不需要乞求

Repeat #

 

Last: 就讓一個深吻 帶走所有誓言承諾

     青春歲月誰沒有過 別讓他對著你 束縛太多

     記住曾經擁有不管對錯 深信真情結果

     當年深愛那一夜 流進彼此記憶中 不忘此生相愛過

     不管被人怎麽說 我們青春無悔過 別説

反日之反思

近日,中國各地的反日情緒空前高漲.遊行,抵制日貨.主要緣為教科書及入常事件.我對國人這種情緒及做法不以為然.覺得大多數人也無非是小打小鬧喊幾句口號,湊湊熱鬧罷了...具體到實質的,有幾個做到呢?就說抵制日貨,我覺得這個想法挺愚蠢的.別說辦得到辦不到,日本產品在中國的影響已經難以抹滅遍佈各各年齡層.從兒童的卡通,到青少年的隨身聽、手機、娛樂,再到上班族的汽車.Conan, Sony, Ayumi, Toyota,哪個不是姓日?他們說抵制,可以抵制多久?若說不用日貨完全是為了民族感情,那好你用歐洲貨、美國貨.但他們也不見得曾經對中國多友善.八國聯軍在中國所造成的損失也不少於日本人啊...我覺得將政治與經濟掛勾是很可笑的.特別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我不喜歡日本人,但我不否認他門在經濟上對全球所做的貢獻.哪一天中國的民族品牌上來了,還有必要care about 日貨嗎?至於改教科書,哪個當權的不是報喜不報憂?誰不將自己的過失講得委婉一點.CCP的歷史課本還不也將中國近100年的歷史竄改一番.很多過錯之字不提,或將其責任推卸到之前的政府或其他政黨.就像韓戰,中美就有兩種截然完全不同的解釋,到底誰對誰錯?還有很多歷史事件被省略.五零年代的〔大躍進〕運動,三千萬人餓死;一九六二年中印邊境衝突;一九七九年中共為懲罰越南推翻柬埔寨共黨政權,入侵越南;一九八九年天安門鎮壓.目的都是一樣:日本歪曲歷史因為日本不敢接受恥辱,中共歪曲歷史因為中共要維護共黨統治.中國政府在這次運動中也暗中鼓動民眾的仇日情緒,因而才促成了北京就六四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對於遊行,外交部長李肇星解釋說「中國民眾有表達自己言論的自由」...什麼時候中國在政治上也有言論自由了?大概也指有在評論別國內政的時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