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記實 ’ Category

Quad週記(壹): Week of 12/31

Quad週記():            Week of 12/31

這是我在QG的第一個禮拜。一般來講,每到一個新的環境,心情難免會交錯複雜。期待中亦有擔憂。何況這是我第一次踏入工作崗位。雖然只是實習,但除了工資略少,時間略短外,其餘的差異並不是很大。與正式員工一樣,上班前的總總手續是少不了的,包括毒品檢驗,背景諮詢,信用檢驗。第一天報道時,也要填冗長的表格、資料、辦工作證、定制工作服。QG實行制服制,在工作崗位上必須穿著深藍色,印有自己名稱及公司商標的制服。生產線如此,辦公室亦是如此。雖然有些單調,但是好在還是有不同款的衣服可以選擇,如襯衫、羊毛背心、保羅衫等等。我原以為制服是免費提供的,不過發現要自己掏錢,公司則補貼一半。雖說算是低價買入,但是畢竟這種衣服沒辦法穿到工作以外的場合,要買好幾件平時換洗還是覺得有些不值。Orientation持續了一個上午,下午我便轉入了正式的工作。QG亞洲人寥寥無幾,不過偏偏我的supervisor就是一個亞洲人,叫LEE TAN。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的安排。在見到真人之前,我便開始猜測supervisor是個什麼樣的人。姓寫作TAN的通常有兩種可能。大陸和台灣的譚姓或者是南洋的陳姓。不過以他的名字來看。我覺得從中國來的用英文名的不大多,就算是也不太會選一個單音節且與中文發音相似的名字。因此,我估計應為南洋人。果然,與supervisor交談得知他是第二代馬來西亞華裔。但是完全美國化,老婆是美國人,一生也只回過馬來西亞兩次。我甚至懷疑他本身也是混血,因為他的身材十分高大,有1.90米,不太像南洋人應有的體格。工作環境是典型的辦公室環境。空間被分化成好幾區,每個區是一個團隊。我的桌子是L型,很大很寬敞,跟supervisor的沒兩樣。只不過電腦還沒到,所以第一天下午supervisor拿了兩本1000頁的書讓我看。由於內容老舊,且涉及以前沒接觸過到的領域。沒看幾頁就昏昏欲睡,無聊至極。霎時間,我對工作生活的憧憬多了幾分焦慮與失望。一直撐到五點,終於下班了。雖然只上班了半天,但卻覺得這半天是如此的長。上班了,也對晚上周末的時間更加珍惜。還好第一天工作就是一個星期五,緊接的周末可以給我緩衝、調整的機會。希望我能夠慢慢適應,尋找工作的樂趣。

Advertisements

湖北行(2006年七月初)

這次回國有幸與表弟表妹們一同前往舅媽的老家湖北遊玩。這次我第一次去內地(狹義、即內陸省份)。之前對內地的印象就是經濟水平低、有山沒水、天氣炎熱。帶著這小小的偏見我在武漢武昌下了火車。這第一印象可真不太好。天氣炎熱就不說了。火車站爛爛的一片。車站旁花了五毛錢去找廁所,隨著箭頭左拐右拐到了地下三層才找到。那裡又黑又濕,地上亦滿是餿水,廁所也沒沖。最不可思議的是那居然是一個同設於地下的旅社的廁所,住那裡的人上廁所是不用錢的。火車站旁邊的那條大道兩旁的建築很舊,沒有高樓。難道內地的經濟就差那麼多嗎?拐來拐去終於到了我表姨家。家裡裝修不錯,可惜就是沒有電梯。八樓欸,苦了同行的兩位老人了。姨是個做事有板有眼的人,以前就聽說她很嚴肅。現在雖然和藹多了,但是還是容不得家裡有一點亂,且喜歡嘮叨。在家裡,我和弟弟妹妹都很規距,但也覺得挺束縛。

在武漢去了聞名的黃鶴樓、東湖,也逛了傳統的街市與現代的步行街。發現武漢的漢口、漢陽地區比武昌倒繁華了許多。我喜歡有水的城市。一條長江穿過讓武漢東西兩岸更有魅力。特別是漢陽江濱,一排租借時期的西洋式建築。雖不如上海的,但也比廈門鷺江道上的那幾座大氣很多。附近的高樓也是一座座拔地而起。聽說也是這兩年突然冒出來的。讓我不禁感嘆,不光是廈門這兩年發展快,全國很多地方的變化都很大。不過,武漢老百姓的工資還是很低。人均月收才剛剛過1000。像商店裡的銷售員也不過是500-600起薪。

在武漢的趣聞還是不少,以下列舉一二。一、出租車起價低。作為一個省會城市才三元起價。廈門八元,杭州十元,廣州深圳十幾元就不說了。雖然三元只含一公里,跑遠成跟廈門差不多。但此定位還是可以反映出市民的支付能力較低。二、遊藝場無所不在。在武漢發現好多Arcade喔,就是花錢玩電動賺票換獎品那種。而且每間規模都很大,裡面還不乏一些Pro級的玩家。我在武漢短短幾天就玩了三四次。現在廈門都很少這樣的場所了。可能是那裡其它的娛樂場所不多吧。三、治安較亂。在傳統街市逛街之時,表妹的手機就差些被偷了,還好及時發現。當某一親戚對他說了兩句後,那傢伙立刻就露出流氓的本質,想打架。還好我們人多,他也不敢幹什麼。

之後我們又去了著名的古城荊州。荊州的經濟就差些。好比我們這邊的小縣城。不過住在大舅奶家是挺舒服的,也比較自由。湖北行最難忘的要數在宜昌的三峽漂流了。這是我第一次在中國漂流。我們沿著三峽一路漂四個小時。中途有從一級到六級不等的險灘,十分刺激。我和三個弟弟妹妹分做兩條獨木舟,一上船就開始用水槍水桶打起水仗了。岸邊許多村民擺攤設點,要賣你東西吃。你不要還不行。他們會用鉤竿把你整條船勾到岸邊,push你買。還有當你的水桶水槍壞了以後,你會發現岸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要高價賣你同樣是很劣質的產品。真令人哭笑不得。漂了四個小時,發現身上已經曬得黑白分明了。回家雖然還要很遠的路,但覺得這次的出行挺值的。

福建遊 (2006年六月底)

身為福建人的我,其實對福建省並不大了解。大部分時候都只是在閩南地區遊蕩。確切的說,只是廈門與泉州。同為閩南的漳州,一生也只去過一次(漳州的廈門大學除外)。此外,還去過一次武夷山,一次龍岩。福州雖然去過很多次,但次次都是有任務在身。來匆匆,去匆匆。根本沒有玩。對福建地理的了解甚至不如台灣。這次托我表弟表妹的福,有幸從閩A一路開車下至閩D(福建車牌的代碼),遊覽福建的自然人文風光。

第一站福州。我們遊了鼓山,逛了街市,發覺這兩年福州城市變得漂亮了些。不會像從前令人感覺灰濛濛的,又破又舊。高樓也多了些。不過福州的路名還是那麼的生硬。什麼五一路、六一路、群眾路缺少人文氣息。

在福州休息了一晚後我門便來到了莆田。莆田聞名於管轄的湄洲島供奉著在兩岸及東南亞地區有著大量信徒的媽祖。關於媽祖的消息最多的還是來自台灣,時不時就聽說大甲鎮南宮的顏清標又組團上湄洲進香。百聞不如一見,湄洲島的山水美,廟宇也修得漂亮。畢竟是供奉著一位女神,感覺不像傳統廟宇中那樣陽氣過剩。而且媽祖寬懷的胸襟並不忌諱人家給祂拍照。

翌日,我們又去了屬於泉州惠安的崇武古城。崇武沿海,有著天然優質的水質。千年古城至今仍有萬餘人生活於內。當地的另一特色就是惠安女。惠安女的賢慧在全國是出了名的。還有她們別具一格的服飾。一句「封建頭,民主肚,節約衣,浪費褲。」就概括了全部。

之後就到了熟悉的泉州了。走親訪友是少不了的了。這次也沒有住在小巷中的木質老厝裡,而住在姨新購置的樓中樓中。雖然條件好很多,但大家似乎更懷念老厝。不僅毗鄰市區,還可以和才兩歲的小弟弟玩(表舅的兒子)。在泉州呆了幾天,後來帶弟弟妹妹去參觀了父親所在的仰恩大學。經過五天的遊玩我們又回到了閩D廈門。這時我突然發現,閩A到閩D,再加上漳州閩E,龍岩閩F等,在地圖上是可以連在一起的。這應該就可以解釋雖然全省經濟最好的廈門在車牌的編號上只能排老四的原因了。

ps: 原想在回美國再post這些紀實的。但是由於之前的烏龍事件,被困於中國。這幾天無聊,忍著無比慢的網速,還是將此貼出來了,續【湖北行】,【浙江行】

Road Trip to Chicago

Chicago again. Although I have been to Chicago for so many times, but this came to be my first time to stay overnight in Chicago. I went with Eugene, Tim, Jimmy, and Charlie, people I know from Church in Madison. Nothing in particular planned before we went, just to hang out and have some fun there. We departed from Madison at 9 Saturday morning. By the time we get to Chicago, it was 11:30. We went to Todai at Woodfield mall for the lunch. Todai was a Japanese Buffet place. They offered great variety of Sushi and other Japanese stuff. However, I wish they would have bigger piece of eel on the sushi, not even cover the rice. What can I say, $15 dollars to eat all you can was already a decent deal. Unfortunately, my stomach didn’t cooperate with my brain at all. My belly was hurting all the time thru. We walked around the mall for a while trying to digest the food we just had. Then after making a short stop to Eugene’s place to drop the luggage, we headed out to the downtown Chicago. It was Jimmy’s first being in Chicago, we showed him around the downtown scenery specially the Michigan Ave. At the same time, we met up with 2 friends who used to be in Madison. We, together, then took the train to Chinatown and had dinner there. We stayed at Eugene’s place for the night. His parents were very nice and hospitable. They prepared us a very comfy living condition as if living in the hotel. At his place, we played a board game called "settler." In the game, you need to consider many aspects at the time as well as cooperating with other players while keep them from winning the game. It was a great game despite the tedious and confusing explanation. Sunday morning, we went to "Willow Creek Church" for the worship service. From the name alone, I couldn’t imagine it is the largest church in the U.S. Everything in the church was very impressive. Huge parking lot, huge auditorium, and huge congregation. They even had skit performed before the summons. It was very entertaining and teaching. The live band for hymn was great too. After the church, we went to an international mall to have lunch with Eugene’s parents. Foods were good and local there. First time to have 肉粽 here at the food court. Later, we did a bit grocery shopping, and that marked the end of this trip. By the time we drove back to Madison, it was 8 PM already. This weekend had been relaxing and fun. But I would have been happier if I wasn’t taking summer classes. There are still lots of homework awaits me to finish, lots of page of reading awaits me to conquer. , I think I better go back to work.

回國遊記IV—深港行

       去深圳香港的念頭源於我幾個朋友親戚也有去香港的計畫。雖然我這次回來時間不常,但是我想能結伴同遊也是一樣不錯的經歷。香港曾經去過,但以時隔九年。深圳沒有去過,想藉有朋友在那的機會對這各新興城市一探究竟。不過,離我計畫南去的日子愈來愈近,我的potential partner卻都因故無法依同前往。有的生病,有的工作放不開,有的單位的行程延擱了。最後我還是決心不改,獨自前往,畢竟也五年沒旅遊了。我坐夜間大巴去的。晚上十點上車,一覺醒來,我已到深圳羅湖了。Mike他和他爸爸來接我。一起吃過早茶後我與Mike去深圳的歡樂谷遊樂場遊玩。由於去的早,人不是很多,因而玩得效率很高。據說人多時熱門的遊樂設施都要排隊等數個小時。

當晚我借宿在Mike家,第二天一早我就啟程去香港了,Mike正好也要回公司實習。去香港過關遭卡,因為沒辦證。我原先誤會有綠卡去香港就勿須辦證。不過還好有驚無險,他們把我當過境處理放行了。過了境,在香港羅湖坐火車三十分鐘就可以到九龍。Tim在九龍塘那頭接我去他家。他家的小狗好cute,毛茸茸的,一點都不怕生。在他家小坐了一陣之後,我們便到旺角、尖沙嘴看香港的街景。雖說是故地重遊,但是感覺完全不同。第一次算白去了,有印象的就香港幾個公園。九龍的街道跟中國南方城市的差不多,舊舊擠擠的樓群,人氣很旺,很繁華。街道也很好轉,自己走不會走丟。就算找不著北香港發達的地鐵系統也能把你帶到想去的位置。之後我們還去了尖東海傍,維多利亞港的靓景儘收眼底。可惜相機忘帶了。晚上我去找表叔公,並與姑婆等人在一間上海餐館吃飯。

在港第二天表叔公帶我去香港島及幾個主要景點遊玩,並補照了不少照片。之後與Tim的爸爸及女友一起吃buffet。當晚我住在Tim表哥將軍澳的居所。房間日式的設計還挺特別的。可能是大家前幾晚都玩累了,第二天到近中午才起床出發。Tim帶我去蒐尋阿王的CD。收穫比我想像的要小,看來郭富城現在的確是差了,滿街播的都是Eason的歌。之後又跟他去吃了綠元迴轉壽司。其實廈門的那家分店也開好久了,都沒有機會去吃,反倒在香港先吃上了。下午又抓緊時間參觀了香港歷史博物館。晚間我去找表叔公,一起吃了飯。其實當時我挺睏。但表叔公要帶我參觀青馬大橋及機場又不好意思推拖。因此參觀這兩個景點我好似漫遊。九點過半與Tim約好去蘭桂坊,香港有名的酒吧聚集地。一起了還有他日本的表哥及朋友。到了蘭桂坊真的有點置身國外的感覺。在那消費的大多都是外國人,讓我想起的在Madison的酒吧一景。不過香港酒吧收檔的挺早,Weekday大多一點半就關了。看來香港人都還挺注重工作的。吃了宵夜,我的香港行也差不多結束。星期四我一早就回到了表叔公居所,整理了一下行裝就殺回深圳了。

其實原本我是打算直接回家的。但是我舅媽在深圳的一個朋友實在是太熱情了,一直邀請我去她那玩幾天。因此我決定呆一個晚上。那天正好是中國高考的最後一天。那阿姨把她女兒接來之後我跟他們一家一起吃了個飯,飯後還到了世界之窗轉了轉。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回廈的飛機了。這次空中旅行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旅途的開始,但對我來說,中國之行幾近尾聲。

Part V 尾聲…

尾聲

深港回來之後,看看日期在中國的日子僅剩三天。除去星期六到福州辦事,其實只得兩天。面對重多尚未解決的事情,真得是得分秒必爭。爸正好也於今早從學校回來。小聊小息片刻,便與他一起去商店買我去美國的旅行箱。有了箱子,行李的整理工作終可啟動。晚間本計劃去看奶奶及拜訪章醫生醫家,因故都未能如願,只能推後,令到我後兩天的計畫更加緊張。計畫改變後我只得抓緊時間去剪頭髮,沒法等到表姊回來到她熟悉的那家去整了。再從髮廊回家的路上經過台球室,雖然十一點已過半,明天還要赴七點的車,但想到這是與阿雷一起的最後一晚,還是和他又去打了一小時的台球才回家。

星期六在福州辦事,路上來回就要七八個小時。到晚上九點回到家,Mike一家正好來廈門玩,本想約他出來帶他逛逛。但是因為他住在鼓浪嶼而且那晚天氣也不太好,最終也沒來。他難得來廈門一次,我沒能陪陪他,心裡也蠻過意不去的。

星期天是我今年在中國的最後一整天,早上八點多就被老爸給叫起來了。不幸在找衣服時被反鎖在樓上天台,手機偏偏又欠費打不出去,叫人又沒人呼應,一下浪費了二十分鐘。早飯後照計畫要將任務一單一單攻克。早中午去探奶奶以及與張醫生一家吃飯。下午抓緊去臨行大採購,一個人上街效率還蠻高。六點多與弘會了一下面,並將她交代在香港買的東西給了她。七點回家享用最後一頓晚餐,外婆煮得很豐盛。我回來的這一個月可忙壞她這麼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了。最後的一個晚上自然要和朋友聯歡一下囉。約了新加坡的一群朋友還有另外幾個女生在金凱悅K歌。我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唱了不久了,就等著我來一起喝酒。延富當晚戰力高昂,逼著我和他吹瓶。我吹了兩瓶肚子就有點不行了,他好像還一點事都沒有。而且越來越hyper,學校也不想回了,決定玩通霄。雖然當晚八個人中喝酒的只有四個。但我們幾個兩三個小時就幹掉了三打。築起的城牆還蠻壯觀的。我們一路唱歌喝酒遊戲到兩點多散場。把敏送回家之後,已近三點。凌晨三點鐘,坐在的士裡,望著道路兩旁逝過的樓宇,不由對這座城市燃起了幾份眷戀。

回國遊記–part II

回國的日子一晃過了十三天。要嘛太閒要嘛太忙,原本計畫常常記日誌的我weblog一個字也沒動。剛回來的幾天,生活有點不習慣,加上大多數的朋友都還在上學,天氣也不是很好,挺悶的,有時甚至覺得回來沒什麼意思。不過過了這半個月,特別是仰恩休養回來,我的生活又漸漸豐富起來。經過短暫的磨合,我又做回了廈門人,不僅再次熟悉了這片多變的土地,講話時廈門腔又冒出來了,f,h不分,說成。今天正好與幾位在集美讀書的朋友在我家附近吃飯比較早回家,心情也算不錯,就決定寫寫好久沒動的blog

         就從我上星期六仰恩回來的日子說起吧。我是下午回來的。我的當務之急是買一個新的手機,之前的那台不是很好用,經常死機。我約了弘一起去看手機,那天她在銀行中心的國際會會所練瑜珈。所以她叫我先到那裡和她一起吃晚飯。那一頓大概是我這回廈門後吃得最有檔次的一頓了。華麗的裝潢,可口的菜餚,鋼琴的優雅伴奏以及字畫的襯托,真是一種享受。那裡是專門對會員開放的,雖然菜樣不多,但都很精。吃什麼東鍋肉,鱈魚等等很多名字我都叫不出來。之後去世貿走馬觀花看了看手機,但沒買。與弘告別後,敏要我去她家玩。與她是一年前在夜上海認識的,沒想到那麼久了還能保持著聯繫,也算是有緣。去了她家,她室友娜英語學得起勁,因為看上了個美國佬,還吵著要我替她翻譯情書。敏拉我陪她看鬼片,片子一般,看完也過了午夜,我也就先回去了。

         星期天下午找征去買手機,到了江頭。買了索愛K700。本想買水貨的,反正我也不care保修不保修。但是為了開發票,還是傾家蕩產多花500塊買了行貨。不得不說我是索愛的fan,居然買的兩台手機都是此品牌。之後臨時起意與征去金凱悅唱歌。為在不久在眾人面前展示練練兵。晚飯是在姑姑家吃的,她要我參觀她的新房子。裝修淂挺漂亮。還嚐了金門高梁。

         星期一白天都在家裡,天氣也不好,風雨交加。一個人無聊喝了點啤酒和茅台配飯。晚上本想約人沒約到。正當我打算不出去了的時侯, 一個朋友來了電話,要我準備些燒烤和滷料去她家喝酒。無聊的我即口答應。奶奶聽到我要去買滷料,猜測我可能去喝酒。便告誡我今天中午晚上都喝了酒的,千萬別再喝。我為了不讓她擔心,滿口答應,不過還是偷偷把美國帶來的red label帶了出去。三個人數瓶啤酒下肚,接著又開始喝她們的藍帶和我的red label。那瓶red label還喝不到四份之一,三個人都麻掉了。之後順勢和她キス起來。回家後我很難受,吐了一馬桶。覺也睡不熟,半夜又爬起來吐了一次才入睡。

         第二天白天酒味未消,奶奶去讀書了,自己做了一碗泡麵吃了後才覺得舒服。然後不停地喝王老吉涼茶。真是晚上吃毒藥,白天吃解藥。傍晚與昊約好去打台球,又下雨,去他家。他在打麻將打一半,叫我等。等得無聊。正好智也打電話過來問我要不要打球。我便先過去找他。之後龜,昊也都過來了。基本上當晚是在台球室過的,明天要去集美,所以也沒有搞太晚。

         星期三,先和我一個朋友回我的母校一中看老師。主要看我班主任,四年沒見到她了。我對她其實很有意見。她以前對我很嚴格,也很刻薄,當眾還用難聽的話諷刺我。所以我這自去見她前心裡還驚驚的。不過還好,或許因為我不再是她的學生,或許她變了,度過了更年期,她當時很nice。短暫的談話很融洽,她很surprise我的出現。之後跟我那個朋友去了集美,她學校。參觀一下,順便找一下其他同學。午飯吃了兩頓。之後和延富和他一個朋友來廈門。在The house吃飯。其實就在我家附近,由老別墅改過來的,鬧中取靜,環境很不錯。點了pizza, 義麵等食品,併品嚐了德國啤酒。之後到樓上酒吧去坐。點了些雞尾酒,有一款叫做轟炸機B52。下面洋酒,上面咖啡,先將酒點燃,再用吸管將其一個勁喝完,挺爽。

         爸明天就回來了,又要為時間的分配而左右為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