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Uncategorized ’ Category

Quad週記(廿伍): Week of 6/16 郊遊

一轉眼進入了六月中。去年的這個時候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候,一群平時不太交集的人因為暑假聚在了一起。一起學習,一起玩耍。很多趣事,很多八卦。今天時過境遷,留在麥城的人也與去年大不同。是否還能延續去年的快樂,誰都不知道。不管怎麼說,雨過天晴,也該是出門擁抱大自然的時候了。

雖然連續數日的好天,威州許多地區仍然受到災情的影響。原本要去的惡魔湖(Devil’s Lake)公園由於設施受損,至今仍然是關閉的。米麥兩城之間的公路,也顧忌於高水位,依然封鎖。不過好在94號州際公路(I-94)採取了一套應急的措施。在保持西向車道關閉的同時,將東向車道一分為二,並將西向行車導入東向的一車道行駛。這樣一來,省去了走100多英里改道的麻煩。

這次要去日內瓦湖(Lake Geneva)。之前去過兩次,印象都還不錯,水是藍的。而且這個旅遊點這次災情不大。當天天公作美,原本報會下雨的沒有下。大家烤肉、踢球、游泳,玩得還不錯。雖然在去的前一天為了第二天的安排以及準備烤肉的料忙到凌晨四點,蠻累的。只要大家玩的開心,我犧牲一點也沒什麼。
星期天完全就是一個耗油日。首先中午和弘毅跟V吃飯,開了老遠到了一家寮國餐館,結果沒開門。又把車開回到原點,改吃UNO。下午回家,出了麥城之後就不久就開始堵車。半個小時過去了,車只向前移動了5英里。不知道是因為前面發生交通事故還是因為雙向合併的問題造成堵塞。看到後面的車開始下高路,我也跟著下了準備走地方公路。旅途也就這樣開始了。

下了高路,我發現自己在雷克米爾斯市(Lake Mills)。這是傳說中的重災區。四周好像有不少受不了高路堵塞下來透風的人。好啊。我想只要我沿著一條與I-94平行的公路像東行,應該回到華奇沙(Waukesha)不成問題。一開始還不錯,暢通無阻,可是走了沒多久,前方的路也封了。我只能選擇往左或著往右。因為我在I-94以南,所以我選擇了往左。路很怪,彎彎曲曲,越走越北,而且也沒有銜接的路。一晃就來到了一片荒地。我想這樣下去不行,還是看看地圖好了。一看地圖,果然我在I-94以北,不過在往前走一段就有一個縣城。這給我打了一針強心劑。又走了一大段,突然發現找不著公路的標示了,但是有個加油站。我進去裡面一問,得知我現在在水鎮(Watertown)。往南直的公路可以回I-94,往西橫的公路則可出城,到另外一個城市。我選擇往西行,因為往南走還是回到差不多剛剛下高路的地方,說不定還堵。往西走,穿過水鎮鎮中,出了鎮,經過一片荒地到達了渥科娜摩鍋市(Oconomowoc)。哈,第一次拜訪就遇到了修路改道。原本直達的現在變得有些複雜,我只能靠大方向尋找回高路的路。轉來轉去,還終於被我找到了。沿著67號公路往南,我看到了上I-94的路標,而且車也不堵了。10分鐘後回到了家。麥米兩地原本70分鐘的行程今天花了兩個小時,不過這種體驗還是蠻特別的。

Advertisements

Quad週記(貳): Week of 1/7

進入第二個禮拜,這個禮拜可是實打實的五天。好還是壞,喜歡不喜歡。應該在這禮拜可以看出些來。在做好了心理準備之後,我工作去了。照計畫,老闆開始了powerbuilder的培訓。Powerbuilder是公司所使用的一款開發工具。比較老舊,我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老闆說雖然我們現在正向.NET轉型,但要轉那麼多的應用程序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所以在一段時間內,我們還必須對用powerbuild所做的軟件進行維護、支持。使用開發工具與我們以前在學校的純編程不同,開發工具一般都提供了實用的界面以及服務,讓設計一些常規任務容易許多。我看他們的代碼,每一塊都不是很長。大部分是一些連接,以及設置。不過清晰的條理是非常重要的。雖然powerbuilder強大的功能簡化了設計,但同時也束縛了其靈活性。如果要做一些範疇以外的設計,編程及測試就會變得比較困難。

有了任務,就有了挑戰。有了挑戰,時間也過得比較快。發現時間不像是上禮拜五那樣難熬了。不過事情也有做完的時候。慘的是我的網絡權限一直沒批下來。所以我本週的前幾天都不能上網。我只好玩起了魔方,畫畫,甚至讀GRE消磨時間。直到後半週,情況才開始好轉。先是可以上網,到了星期五,配的電腦也裝好了。本以為我的電腦會跟其他同事的差不多一樣老舊。四年老,P414CRT。不過,老闆給我配了一台新機器。19吋雙核戴爾。一下子我的電腦變成是全團隊中最好的了。五天過去了,不像我想像的那麼恐怖。週末可以好好去麥迪遜玩了

成魔之路

成魔之路 – 麥浚龍

作曲:王雙駿 
填詞:黃偉文
編曲:王雙駿 
監製:王雙駿

多麼想好好的做人 但我知道
仁慈和原諒的結局 是更不幸
只有狠了心 待人沒惻隱
比每一個心 黑暗
才能提防被擊沉

#繃緊的肌膚底下層 是我魔性
封鎖於人類的血肉 動作很笨
准(當)我撕破這 萎靡舊身份
准(當)我解去這 封印
無暇同情爛好人(誰還祈求被封神)

*黑色的月亮在照耀我 (已經伸開爪 長出角)
黑色的佛像在伸手招我 (還在叫餓)
黑色的大道在帶著我 踩爛花朵走過河
(這一邊枷鎖 假使太多 走過河)

給好好先生管地球 沒法得救
如何和人類陰暗面 互相遷就
烏托邦理想 被淪陷以後
恐佈主義者 開秀
靖難治亂 用陰謀

Repeat *

黑色的動物在進入我 (痛苦中生出 新的我)
黑色的洞穴裂開生吞我 (無懼惹禍)
黑色的大道在帶著我 跨越天真走過河
(對光輝依戀 不必太多 走過河)

Repeat #

 

一卷卷磁帶 是我童年最好的回憶

今天,當得知眾多朋友在今年暑假都會歸國的消息,一時間我心中燃起了一縷思鄉的情緒。滿腹無聊的我,突然想起了一直置放在舅舅家的我之前的錄音磁帶。我回到了我弟的房間,打開了放在衣櫥裡的鞋盒。雖然盒子的外表已沾上了不少的灰塵,但裡面依然整齊地排放著約50盒我初三至高中所錄製的音樂磁帶。有自己在家的練習,也有跟不同好友的合唱錄音。從一開始的雞仔聲,到之後的飛速進步,再到最後的停滯不前。每一卷磁帶都記錄了不同時期的我,不同的聲線,不同的歌曲詮釋方式。我隨意放入了一卷到錄音機中,正好是我和某同學在初中時期的合唱錄音。間歇時的討論講笑,把我的思緒立刻拉回到了七年前。那時的我們是如此的純真,無憂無慮。為了一個共同的興趣而努力、切磋、娛樂。雖然唱得並非成熟,但這種感覺卻是獨一無二的。一晃七年過去了,不僅聲線因為種種原因而每況愈下。而之前的同學也因為距離,志向等原因而疏遠。就算能聚在一起,人與人之間似乎卻多了一道防火牆,亦很難像從前一樣單純,且放開的錄歌了。我只能靠這一卷卷的磁帶,再度回味中學時期的點點滴滴。

不過,我更加感謝這些磁帶。它們的作用就像相片、影片一樣。記錄下了我最愉快的時光。每次聽起,我的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雖然我出專輯的願望至今都沒有實現。但我認為那已經不重要了。在努力的過程中,我留下了這50盒磁帶,這50盒磁帶就是我童年最好的回憶。

Aaron Yang

於六月九日夜

[轉載]毛主席后代VS蒋介石后代(看后无语)

蒋经国,蒋介石长子

蒋纬国,蒋介石次子

毛泽东长子毛岸英

 蒋介石的重孙蒋友柏。大学毕业后回到台湾创业,自己经营广告公司。

身为蒋介石家族第四代的蒋友柏,并未从政,他自己创立了GOODCHOICE澄果设计公司,成绩相当不错。
蒋友柏现年28岁,毕业于纽约大学,身高1米85,长相俊朗,拥有俄罗斯血统。
    台湾女性的梦中情人排行榜的“政治社会组男性”中,蒋友柏位居第二。

 

从左到右:蒋友青(蒋友柏的二弟),蒋方智怡(蒋友柏的妈妈,就是蒋孝勇的老婆),林姮怡(蒋友柏的太太),蒋友柏(怀里抱着的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蒋得曦),蒋友常

蒋友柏的胞弟蒋友常。大学毕业后回台湾协助哥哥经营广告公司

毛新宇,毛泽东嫡孙,军事科学院博士,专业研究其祖父生平。著名的研究成果是:“经过我多年的研究,我一直认为二战中有两个国家的贡献是最大的——一个是苏联,还有一个就是中国。在我爷爷领导下,中国人民进行了八年抗战。据统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地方武装共消灭了日军150万”。 

比较让人感叹的是毛泽东嫡孙毛新宇,唉,他这个职业啊,真是靠先人吃饭,还竟然是博士呢。还有他的研究,好像不研究课文里也是这样写的吧。

气质啊,才学啊,真是一代比一代差得远了。除了要继承先人的优良传统外,还要自己好好发展才行啊!!

[Aaron加:] 毛新宇那字啊,還不如一個一年級的小朋友…你這個公眾人物也好好練練字吧。

杭州行(2006八月初)

原本八月一日要回美的,卻因為疏忽大意令護照過期而不得不將機票延期。我臨時決定利用中間的空檔前往杭州,與在那開會的父親會合。此次去杭州有幾個目的。一是「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美譽早已不絕於耳。百聞不如一見,這次我定要親身體驗一番杭州的美。二來這次的會議是一家教學管理軟件公司舉辦的軟件使用反饋和經驗交流會,我父親因其學校購買了此產品而受邀,我也可以藉機了解一下中國的軟件業。第三,之前臨行因貪玩而未能多與父相處,這次也加以彌補。
初到杭州,便能體驗到其較高的消費能力。的士起價十元,跳表極快。到酒店短短的路程卻花了17元。小適休息之後,父親便聯絡人帶我去參觀邀請方公司。此公司名為:「正方」,與眾人皆知的「方正集團」兩字僅對了個調。如此的取名,也無形中提高了他們的知名度。公司的老闆其貌不揚,不修邊幅,一副舊眼鏡上沾滿了油漬。看起來像一個典型的大學書呆子。真讓人懷疑他的社交能力。到了吃飯的時間,伙食還真不錯。國內開會就是好,有得吃,有得玩。
第二天開了一整天的會。第三天便開始遊玩了。我們選擇了千島湖。千島湖進入我的視野源於十幾年前的千島湖事件。雖然仍不太清楚當中的原委,但卻對這個神祕的地方多出了幾分好奇。到了那才知道其實千島湖並非自然的,而是人工行成的湖泊。但其風景之秀麗卻是美不勝收。我們坐遊輪覽全景,並於幾個有代表性的島嶼駐足遊玩,如鎖島,孔雀島等。回程之餘,我們還遊覽了龍井茶莊,當然這是旅行團的噱頭,意在能作成幾樁買賣。
第二個遊玩日我們選擇了西湖,因為我沒去過。來杭州不來西湖怎麼行。在觀賞西湖十景的途中,也聽說了幾個關於文字的小趣聞。一是乾隆提的「三潭印月」其中有一個是錯別字,你看得出來嗎。還有「虫二」,請打一成語。
翌日,父親就先行回校了。早上抓緊時間,看了看杭州的市區。聽說杭州美女多,可能是因為那天太熱,所以也沒看到幾個。我也在中午離開,回到廈門。

21 Update!

好久沒有更新我的space了。這學期真的是忙的焦頭爛額。學習工作趴體。終於21歲了,在美國沒有做不了的事情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