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看中文系列

小A看中文之一 – 小議漢字簡化

此為早前發表於北大中文論壇的貼子。從小就對中國的語言漢字文化有著濃厚興趣的我,前不久看到網上又有關於簡繁之爭的討論,即寫此篇將個人對漢字簡化的觀點及看法做一總結。本篇文章沒有什麼學術性,主觀性比較強。但所指出的問題卻是客觀存在的。2010年修改,對偏激及不準確的言論進行了過濾與修改。

漢字簡化的問題不少,以下列出十條:

第一,簡體字破壞了漢字傳統的構造規律,即六書。「头」比起原字「頭」既不表音,又不表意,成為一個符號字。「听(聽) 」怎麼看也想不出人的聽覺跟口有關係,而且右部的「斤」表音也不準確。再如,「車」字原本是個象形字,其型頗似中國古代的戰車。但簡化後的「车」,四不像。一個學中文的外國人跟我笑言「车」更像車子撞上樹樁後的樣子。

第二,簡化字合併、精簡漢字。不僅使某些字意義、讀音增多,造成了學習負擔,而且還會在書面上造成誤會。例如,這船「只」向東行。「只」字在簡體字中代表了繁 (正)體字中的「隻」和「只」。因此,這句話倒底是說「這船隻(ㄓ) 向東行」還是「這船只(ㄓˇ)向東行」就有待推敲了。還有一個笑話,一個女生在網上發了一篇名為「我下面給你吃」的帖子,吊足大家的胃口,進去後才發現,其實她是想說「我下麵給你吃」而非「我的下面給你吃」。麵面兩字字面上毫無任何聯繫。以「面」替「麵」,這本是餐飲業為了提高效率私下採用的簡寫。但簡化字卻將其定為「麵」的規範字。那為什麼不也用「反」代替「飯」呢?簡化字對漢字的合併造成了大陸多數民眾「後/后」、「發/髮」、 「鐘/鍾」、「儘/盡」無法區分,或者用錯。甚至出版社經在印刷繁體文獻時常有用錯的現象,有失專業。

第三、除了合併漢字,不妥的還有草書楷化。草書楷化的簡化字乃參照漢字流傳已久的草行書簡便寫法,加以調整,以印刷體的方式呈現。像以「东乐当买农孙为专」替代「東樂當買農孫為專」。草書的運用在平時行文上提高了手寫體的速度,是件好事。但是將其作為正規字體出現,則切斷了某些漢字的意義與聯繫。並且字形顯得傾斜僵硬。譬如:東字,原本從日在木中,因為東方為日出之方向。但簡體字的「东」卻因為草書楷化而難以體會。再如,顧字,原本左邊的雇是聲旁。但草書楷化後(顾)左邊變成了厄,讀ㄜ。失去了其表音的功能。另外,草書楷化所造出的新字也不易於部首查字。如:「樂當買農」原本可以用「木田貝辰」部輕鬆查出。但它們的簡體字「乐当买农」就大概要從難檢字裡去找了。

第四、簡體字使用了一些萬能符號,令造字毫無章法可循。例如,簡體字「鸡欢叹仅汉戏权凤艰难邓双对树圣轰聂」中的「又」部就可以替代繁(正)體字「雞歡嘆僅漢戲權鳳艱難鄧雙對樹聖轟聶」中的眾多部件。眾多形聲字淪落為符號字,不表音又不表意。這和小學生遇到不會寫的字隨便劃上一個符號相比五十步笑百步。

第五、簡體字缺乏美感,不少不符合方塊字特性的殘疾字在漢字簡化後產生或被頻繁使用。如:「广厂飞产汇儿气」。簡化字不如繁(正)體字好看的觀點,這是許多包括不寫繁(正)體字的人都同意的。在大陸,絕大部分書法家都親睞繁(正)體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第六,簡體字造成文化斷層,令中國大陸四十年來出生的人看不懂或有困難讀懂五十年前的文獻及港台海外的大量讀物。許多人因此乾脆放棄閱讀,浪費了大量的寶貴資源。

第七,許多人認同簡體字的一大理由就是簡體字大大簡化了漢字的筆畫,減輕了學習的負擔。其實不然。宏觀上來講,雖然簡體字的筆畫少了。但新增了不少新的字型。例如:「農」,倘若你掌握了「曲」和「辰」字,「農」字就很好寫出。但簡體字的「农」是依照草書而產生的一個全新字型,學會了仍然要學「曲」字和「辰」字。又如「曉」字,原本你只需掌握「日土兀」三個字即可寫出。但簡化後變成「晓」,右邊像戈又不是戈,造成了記憶的困難,並且容易寫錯。漢字簡化後也造成了一些字型太過相近,難以辨認,尤其是手寫體。例如:广厂(廣廠)、仑仓(侖倉)、没设(沒設)、几凡(幾凡)。

第八,老實說那麼多年來簡化字在大陸已培養出了好幾代人,要做到恢復使用繁(正)體字已不大現實。這也就算了,但相關部門不應將傳承了千年繁(正)體字列為「不規範用字」。不准它的出現。以福建某市為例,政府三不五時會有用字檢查,遇到牌匾使用繁(正)體字的一率撤下整改甚至罰款。還經常找一些小學生上街找不規範用字(包括繁(正)體字)。同學們學校找不到,只好一窩瘋地跑到美術室去登記那些書法作品。用繁(正)體字倒底怎麼了,繁(正)體字不是中國自己的產物嗎?簡體字不是由繁(正)體字發展而來的嗎?但意識形態下的相關部門卻將其當作舶來品對待,令人哭笑不得。

第九,有人說簡化字在減少文盲率的工作上貢獻不小。其實真正的功勞不是簡化的漢字,而是教育。台灣、香港用繁(正)體,日本漢字雖有簡化但更趨向繁(正)體。這幾個地區的識字率都比中國大陸高。國民黨遷台以前台灣還是以農業為主社會。關鍵是教育。

第十,其實多年來有很多有識之士提出恢復繁(正)體字教育的建議。其碼讓學生做到「認繁識簡」,但是這些建議始終都沒有通過。相關部門指出這是要否定幾十年來的語言改革工作,並會增加學生的負擔。其實漢字簡化工作是過度性的。現在的文盲率與當初相比已有了很大的下降。電腦的出現也使得繁簡在用時上沒有差異。難道大陸人就比別人笨,就不能多記幾個字,一個字多寫幾劃。其實這是相關部門不願承認自己犯過錯誤的一個體現。

最後,簡體字的出現並不能完全取代繁(正)體字。大學中文系古代漢語的教材都是以繁(正)體字出版的(因為簡體字用了不少現代漢語罕用的古字,並另賜它意)。閱讀中國歷代的石碑、牌匾、文獻,與港台海外華人的交流,都是要用到繁(正)體字的。中國大陸人要學兩套漢字,這才是真正的負擔。

小A看中文之二 – 漢語拼音方案存在的幾個不足

這學期修了一門漢語音韻學,對語音知識有了一定的瞭解。因而學以致用,結合一下長期的閱讀,對漢語拼音方案中的幾個不足做一下分析。

漢語拼音是如今全世界最通行漢字注音方法以及漢字轉寫羅馬化的標準,而且勢頭十分強勁。以威斯康辛大學圖書館為例,早期的中文藏書都是以威妥式拼音做書名的羅馬字轉寫,但近期的收書無論來自大陸抑或台灣,基本上都是以漢語拼音做標註。美國最大的圖書館國會圖書館亦是如此,近年來由威妥式轉向漢語拼音。不像簡體字繁體字有得一爭。在海外,華人的中文教學大多數使用漢語拼音,而外國人的中文教學則完全用漢語拼音。如今,漢語拼音的使用覆蓋率遠遠超過與其有相同功能的其他漢語拼寫系統,如:威妥式、注音二式、通用拼音。漢語拼音如此流行,是不是這個系統就完美了呢,沒有問題了呢?還是有的。漢語拼音方案存在的幾個不足有:(1) 一符多音 (2) 清濁音與國際音標不對應 (3) 省略音符 (4) 某些符號不符合西方人的讀音習慣。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漢語拼音雖為漢字表示讀音的符號系統,但是其部份字母與音位的關係並非一一對應的。這個問題主要出現在元音當中,因為漢語拼音僅僅使用英文的24個做符號(ü除外)。而英文的五個單元音並不能滿足中文單元音的數量。因而漢語拼音方案採取了捨棄或整合的作法。例如:漢語拼音的i同時代表了高元音[i]與舌尖後元音[ï](空韻)。「思」和「期」的韻母雖在漢語拼音中都寫為i(si, qi),但是兩字韻母的發音是完全不同的。這個對比若使用注音符號標示就可以很容易看出來。思(ㄙ),期(ㄑㄧ)。若將i固定讀為高元音的[i]的話,Si所發出來的音則變為s>>i(思>>依)–西。包括注音符號在內的其他漢字拼音方案都有將這兩個音位區分,漢語拼音沒能將這兩個常用音分開是其設計的一個不足。威妥式用ih表示空韻,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方案。同樣的還有漢語拼音的e字同時代表了[ə](ㄜ)與[ê] (ㄝ)。薛(xue)和歌(ge)從漢語音拼音都有個e看似同韻,其實不然。xue本該寫為xuê,但是後來e上的帽子被省略。使用注音符號可以明顯的分辨出兩字的不同韻ㄒㄩㄝ,ㄍㄜ。

由於當時設計漢語拼音的初衷是為了漢字拉丁化(廢除漢字),而非純粹給外國人學習。所以漢語拼音在符號的選擇上並沒有照顧到國際音標與西方人的讀音習慣。這個問題主要出現在清濁音的表示上。p-,b-; t-,d-; k-,g-是三組常見的對應清濁音。在英文,字母p是讀送氣的[p’],字母b對應的是濁音的[b]。現代漢語(普通話/國語)沒有濁音,所以在漢語拼音方案中,p和英文一樣,讀送氣的[p’]音,但b不代表濁音,代表的是不送氣的[p]。由此衍生的問題是,外國人讀中文可能讀不準,將原本唇塞音不送氣的 [p](如「包」bao)讀成濁音的[b]。同樣的,由於受漢語拼音的影響,中國人在學外文時也可能忽略到b, d, g本是濁音。威妥式在設計上基本上尊重國際音標。將ㄅㄆㄉㄊㄍㄎ分別用p,p’; t,t’; k,k’區示。這樣的問題是表示送氣的小撇常常會省略掉或被忘掉。這就是為什麼可以看到台灣人姓名如陳建州,雖然華語中三字的聲母都不同,但英譯為 chen chien chou。這樣造成了清音字母的使用率過高,不利於檢索。漢語拼音不分清濁音還造成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無法拼寫方言。中國大的方言如閩語、吳語,都還保留了濁音。如:閩南話唇塞音就有三組p, ph, b,分別為清音不送氣,清音送氣,濁音。漢語拼音就無法解決。不過這個問題影響較小。畢竟漢語拼音是專門拼寫華語的。而且不光是清濁音,方言中還有很多特性華語中沒有,因此讓漢語拼音去拼方言,有點難為所難。

漢語拼音方案基本上是承襲了注音符號系統。但在轉寫某些韻母,漢語拼音為了使拼式簡短,省略了其中不太明顯的音符。如:iu,ui,其實是iou(ㄧㄡ),uei(ㄨㄟ)的省略式。這種省略是會影響發音的。注意一下台灣學生與大陸學生在發ㄧㄡ,ㄨㄟ韻的時候就有不同。ㄧㄡ韻中的o,跟ㄨㄟ韻中的e都在大多台灣人的發音都中明顯存在。大陸則受漢語拼音方案的影響,發音更加合口。其實大陸使用iu,ui也沒能準確紀錄讀音。如追(zhui),嘴 (zui),罪(zui)這幾個字在發音中都能夠體會到明顯的e音。另外一點,如此簡化造成了押韻系統的不整齊。如詩經《國風·周南》第一句: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漢語拼音來看四句的韻腳是iu,ou,ü,iu。似乎看起來這幾句是不押韻的。但是如果不將其簡寫的話,則是 iou,ou,ü,iou,詩句的押韻一點也沒有問題。

漢語拼音方案現在已成為眾多外國人學習中文的工具,但其中q,x,zh這幾個符號的使用最讓老外頭疼。x, zh英文極少用到,x若用到通常讀[-ks]或[z-],德文有用到x,但讀[h],漢語拼音用其表示了一個不著邊的[ɕ],讓外國人難以適從。我在美國長大的表弟會漢語拼音,但給中文注音時,還是用s代替了不習慣的x。另外,像q, c 是與英文發音不同。q在漢語拼音中讀ㄑ,c在漢語拼音中讀ㄘ。而在英文這兩個符號通常讀[k]。所以習慣了英文很容易將can(餐)讀成 kan,que(卻)讀成kue。造成這個原因的情況和第二點相似,因為漢語拼音的初衷不是輔助工具,而是文字。作為文字,設計者不太會考慮字母在其他語言上的讀音,而儘可能用盡可用的符號資源,是其分佈平均。

以上四點是我覺得漢語拼音方案所存在的比較大的問題,這幾點也是在學術界的不同場合討論過了,因此可以說明是有爭議的。不過客觀的講,漢語拼音雖然不完美,但是還是當今眾多和字拼音系統中合理性、實用性、與經濟性最平衡的方案了。如果漢語拼音能針對其不足做出適當的調整,那漢語拼音的前景將更加廣闊。

小A看中文之三- 漢字字形淺談

大陸與台灣印刷字體的區別主要有三:簡體繁體、正異體字的選擇、新舊字形的不同。前兩類區別在社會上討論很多,這裡就不再贅述。關於第三類區別,常常由於差異不夠明顯而被遺忘。不過第三類卻涉及相當不少的漢字,值得一提。所謂新舊字形的概念是相對的,並不如簡繁字那樣有著明顯的範圍。台灣大陸在分治之後都對字形作出了整理與規範。因此造成了如今的種種差異。在字形整理與標準的制定中,台灣非常重視文字來源的考證。大陸則傾向從簡從俗,取最簡單的字形,並且盡可能合併相近的字形。

新字形的使用在大陸被嚴格地執行,被淘汰的舊字形在80年代後新出版物上已難覓蹤影。由於沒有強制推行,台灣在新舊字形的使用上較為混亂模糊。新舊兩體皆可見到。舊版的明體十分接近於康熙字典體,與用於手寫的楷書體有很大的差異。而如今的明體,5.03版之後,全盤依照中華民國教育部公佈的國字標準字體的規範設計,對原來不少字的字形做了調整。如今,Vista系統,Windows7系統帶有的都是新版的字體;XP系統默認使用舊版的明體。而台灣社會用字則是五五開,不同公司推出的字型在新舊字形上會有不同的選擇。選擇是以字為單位,因此並於規律可言。不過隨著新版作業系統的普及,可預見未來電腦列印文件會越來越接近標準。

一、新舊版細明體的比較(例)
p1

從對比可見,新版的明體很多字形在改變之後更接近大陸宋體的標準。這是因為兩岸都有將宋/明體向楷書靠攏的努力。這樣的方針在學術界有不少爭議。支持者認為,減少分歧,減少學習負擔。反對者認為,自古宋體楷書就不同,不應人為的將宋體楷書化,破壞印刷體之美。

二、台灣作簡繁處理大陸作新舊字型處理的字(例)

p2

雖說新版的明體跟大陸宋體在字形上接近了,但是還有很多地方是不同的。有些大陸作為新舊字形處理的字,在台灣是當作正俗體/繁簡字來處理的。這些字在漢字編碼佔有兩個以上的位置,台灣默認用字是A,大陸是B。這些字雖然未收入於簡化字總表中,但它們轉換處理方式跟簡繁字是一樣的。台灣對於這些字形的保留,往往是基於字源的考量。例如:爭上面是爪,下面是手,表達兩個人在爭搶物品,是象形字。大陸作「争」,爪子的信息遭丟失。對這類字,台灣的處理方法較合理。如同澳門梁崇烈撰文中所言:「如果將原有筆劃的次序調轉,或將兩筆連成一體因而總數省去一筆謂之新舊字形,但如根本是一個筆劃完全消失,如『奧』,如『盜』,如『決』,則是繁簡體字的問題。」

三、台灣與大陸字形不同的字

p3

餘下的還有不少字大陸台灣擁有不同的字形。不過這類不是字的不同,而是字形的不同,所謂同碼近形。同一個字用細明體跟宋體顯示的字形是不同的。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字形在大陸已經不區分了,台灣仍然區分。如:騰肝左邊的寫法是不同的。一從兩橫。一從點提。這是因為台灣將舟、月部(現行標準已合流)跟肉部加以區分。大陸皆寫為月。又如:花灌的上方也是不同的花的短橫有穿過短豎,由艸演變而來。而灌右上部份中間不出頭,成對稱狀,由羊角形演變而來。大陸皆寫為艹。台灣對於一些經常混用的部首,如「卝」「艸」、「月」與「⺼(肉字旁)」等嚴格加以區別區別對待,值得推崇。

四、在兩岸都被淘汰的舊字型

p4

有一些字,在早期的書籍文獻可以經常看到。但是今時不論在大陸或是台灣都不作為標準字形看待。雖然這些字的編碼在unicode得以保留,但由於不是電腦輸出的首選字而在慢慢消逝當中。

五、字形差異對兩岸印刷物之影響

我對本文348個不重複用字(不含例字)進行了分類統計:

同形同碼:
傳承字167字 佔48%
簡化異碼:
繁體字無字形問題的95字 佔27%
繁體字且涉及字形問題的30字 佔9%
微差同碼:
非繁體字涉及字形問題的56字 佔16%

由此統計可見:在一篇典型文章中約1/4的字涉及字形問題。除去繁體字因素,仍有16%存在字形差異。繁體字佔一篇文章的36%。若同一篇文章分別用台灣與大陸的標準印出,將會有超過一半的用字字體會有差異。此取樣與其他文獻的統計是十分接近的(中日韓常用漢字對比分析:大陸台灣國小用字比較 同形同碼 47.70% 簡化異碼 36.53% 微差同碼 15.77%)

小A看中文之四- 簡體字真的比繁體字更容易學嗎?

簡化字的擁護者常常會把筆劃的節省拿來說事。說從繁體字到簡體字,常用字的平均筆劃從16畫降至10筆左右,所以簡化字就是好。這裡有個誤區,因為筆劃並不是衡量簡繁優劣的唯一標準。簡化字的好壞,還需宏觀的看。

英文有字根的概念,所以說英文裡面較長的字並不是最難的。 比如:responsibility(責任)。這個字多達14個字母。不懂英文的人應該覺得很難記。但是這個字是由字根responsible(負責的)與字尾ibility(形容詞轉名詞的常用變化形式)所組成。而responsible更是由response(回應)+ible(able的變體)演變而來。因此整個字可分成respons-ibi-lity來記,容易很多。 相反往往是很短的但不規則的,卻考試裡愛考得字。不過英文並非本文討論的重點,在此不多贅述。

英文有詞根,中文亦有部件。聲字多達17畫。但我們並非需要死記那17畫,而是可以將他分為三個部件:声殳耳,每個部件不超過七畫,記憶上並不困難。同樣的,髒字多達23畫。 但他的兩個組成部分「骨」「葬」都是常用字,不能不會。因此學起來也不會有負擔 。相反,如果是一個比較少用到的部件,就算是十畫以下,也容易寫錯。如簡體字的尧,上面會錯寫成戈。

拋開字理,就以追求書寫速度與學習方便來說,簡化字若是能把整個字形完全淘汰掉,也並非不可取。如:達簡作达。繁體字從「羍」。這個部件在其他字極少使用,且易與「幸」相混。壽簡作寿。繁體字組成的部件太多,多達五個,不好記憶。辭簡作辞。難寫部件變為一個獨體字,稱說方便。當然,並不是說這些字就簡得合理。比如說用不是入聲韻尾的「大」作為入聲字「達」的聲符, 沒有照顧到方言的發音,並不是最理想的選擇。

有助於記憶的簡化字並竟還是少數,更多的簡化字破壞了整個系統,增加了記憶的負擔。以下僅舉數例:

無舞:繁體字排在一起,很清楚的能夠看出他們的聯繫。舞是從無的聲音一目了然。而熟悉漢字的人也知道舛是由象行文字的兩隻腳演變而來的。
无舞:簡體字排在一起,完全看不出他們的聯繫。學習簡體字的人在學舞時,由於沒學過無。上面那個部分無法稱說,因而要死記硬背。總共14畫,學習起來並不容易。

應鷹膺:這幾個字繁體字上面都有「䧹」,並有相同的發音,看得出是出自同一個系統 。掌握了應字。鷹膺兩字的學習並不困難,僅是意符的替換而已。
应鹰膺:簡化字中應簡化為应。首先這個字成為了一個符號字,不表音也不表意。而學完应以後卻無法避免要學習鹰膺等字。由於沒有學過應,上面的䧹難以稱說,並會誤認為是雁(yan4),不利於學習。

長髮髯:髮髯從左上部是髟,表示長髮飄飄。因此是長的變體。掌握了髟很容易推出與頭髮相關的字,如髯髦。
长发髯:髮字簡化成发,令髟不再成為常用的字形。並且長字簡化成长,簡化字中看不出與髟之聯繫。到要學習髯髦之時,必須單獨記憶,造成學習負擔。

環寰鬟: 環字是常用字。掌握了環字,學習寰鬟並不難。特別是一般接觸鬟這個字的時候,已經會寫髮,知道「髟」是髮的象形。學習鬟字僅是改變排列組合,輕而易舉。
环寰鬟 :环字簡化了,但「睘」沒有被淘汰。特別是簡化字已經把髮鬍鬚等字簡化成发胡须。造成簡化字的使用者對「髟」形不熟悉,一下子遇到鬟,多達23畫,是一種災難。建議一錯再錯,把鬟簡化成环。

燦璨:兩個字都從粲聲。表音非常清楚。掌握了燦字之後,學習璨字只需要替換偏旁。
灿璨:兩個字失去了關連。灿字容易被誤認為與仙訕等字同類。 璨字不簡化,學習時要當做新字來學,增加負擔。

與興輿舉:繁體字與興輿字都是從舁,是由兩隻手向抬東西演變而來。可以發現這幾個字都有「共同」的意思。舉字從與聲。 掌握了與字之後,學習輿興字只需要替換偏旁。並且很容易就可學會舉字。
与兴舆举:四個字都有各自的簡化,系統性被破壞得凌亂不堪。學習舆字要當做一個新字學。而举亦失去了表音的功能,並會以為举從兴,張冠李戴。

當黨:這兩字繁體字雖然筆劃不少,但是結構清晰。都是從尚聲。意符一個從田,一個從黑。都是常用字,不會寫錯。證明了筆劃跟記憶難度並非成正比。
当党:「当」變為符號字,要特別記憶。並且容易與刍雪等字做錯誤歸類。

過鍋禍:這組字都從「咼」,讀音也相近。學習了常用字過,其他字就可以舉一反三。
过锅祸:過簡化成过,不僅失去了讀音,並與其他帶寸字的字沒有關連。學完「过」學習锅祸還是省不了學習「呙」的字形。

弊幣斃:這組字的系統性很強。皆從敝音,不同的意符表示不同的意思。
弊币毙:簡化字強迫把它們分家,好好的一組字要分好幾種情況去記。並且「比」作為斃的音符,方言的讀音也是不準確的。

歡罐灌:歡字是常用字。掌握了歡字,學習罐灌並不難。
欢罐灌:歡字簡化了,但「雚」確沒有簡化。學習罐灌仍然需要特別學習。

雞溪:雞溪皆從「奚」,同韻。雞雖然18畫,但是分解清晰,記憶上並不是負擔。
鸡溪:雞溪皆從「奚」,同韻。雞簡化成鸡,失去音符。亦無法省去「奚」這個字。

並碰普:學會了繁體字的並,只需加上不同的偏旁,便可以容易的寫出碰與普。
并碰普:簡化字沒有並這個字,學習碰與普時不好稱說,並且要另外記憶。

僅謹: 僅謹同音。學了僅很容易可以推出謹。
仅谨: 僅字簡化了。但是「堇」仍然存在。在學習谨字還須單獨記憶。

壇檀顫: 壇檀同音,普通話與顫同韻。掌握了壇很容易可以推出檀顫。
坛檀颤: 壇簡化為坛,檀卻不簡化為枟。學習檀颤擅時,「亶」仍須特別記憶。

隋隨髓惰橢墮:隋有兩讀:sui2 duo4。隨髓兩字從sui2音。惰橢墮從duo4音。
隋随髓惰椭堕:有的簡化,有的不簡化,毫無規律可循。必須要單獨記憶。

穌蘇:蘇從酥音。一目了然。
稣苏:蘇簡化為苏,不表音。從「办」會讓人誤以為與协(協)办(辦)等字有聯繫。酥不簡化,需單獨記憶。

囪總聰蔥:這幾個字發音都從囪。掌握了「悤」可以舉一反三。
囱总聪葱:這幾個字分別簡化,失去關連。

撤徹澈轍:撤澈轍與徹同音。可以一起學習。
撤彻澈辙:徹簡化為彻,普通話表音不準確。澈卻不簡化為沏。彻與沏砌作兄弟,打亂了系統。

腦惱瑙:三個字同音,可以系統性地學習。
脑恼瑙:腦惱簡化了,瑙卻不簡化。同一組字要記兩種字形,增加了學習的負擔。

蠟臘邋:雖然不好寫,但是這幾個字可以一起學習。
蜡腊邋:蠟臘簡化了,但是邋卻不簡化。還是需要單獨記憶。

鄧燈證瞪:皆從登音,學習容易。
邓灯证瞪:分別簡化,鄧燈簡化後失去聲符。同一組字要分別記憶,增加負擔。

寫這篇文章我主要想說明兩個問題:一是簡體字雖然節省了筆劃,但破壞了漢字的系統性,無形中增加了學習負擔。二是說繁體字難學的人是不了解繁體字。因為繁體字不是無中生有,所使用的部件大部分在簡化字中仍然可見,只是排列組合不同。回憶過去。我們一開始學漢字是死記硬背的,而這些規律是隨著漢字數量的掌握,知識的增多而漸漸可以體會的。所以說對於學習繁體漢字的人來說,漢字越學越容易。而學簡體漢字的人,漢字則越學越難,更不用說大部分人還是無法避免學習繁體字的需要。不過鑑於小學生寫字要求一筆一畫,並且小學老師喜歡以罰寫漢字懲罰學生。簡體字應該可以對他們的書寫速度有一定的幫助。不過除此之外,簡化字的優點真的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 Trackback are closed
  •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