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十年友情 終究破碎

公元2020年  西港市中心民生大道五號,Mossie大廈門口台階上

        “徐檒,走好……”

        “徐檒,祝你好運!”

        “徐檒,以後可要常常來看我們啊。”

        徐檒笑了笑,說:“好的,大家放心。我徐檒以後一定機會和大家再見的,祝你們好運。” 說著,徐檒走向停車場,邊向同事們招手,一邊進入了駕座。不久,便開著私家車離開了這座他曾經在此奮戰了十個春秋的Mossie.com辦公大樓。

        徐檒,我們故事的男主角。以前,它的名字擺在哪里,都會讓人眼前一亮。因為他那個”檒”字,並非普通人常用的“鋒”或者是“豐”,甚至他那個“檒”字在一般的字典上也不見其蹤。讓不認識他的人都要琢磨究竟那字讀“林”還是讀“風”。關於他的名字,徐檒曾經給大家講了這麽一段小插曲。他的父親在他出生的第五天就因為肺癌晚期而生命垂危。在他臨死之前,他對他的妻子說:“我天生歹命。晚年得子,卻不能看著他成長。上次你要我給孩子取個名儿。我看孩子就叫徐檒,古人道……”。說著,一哽咽,就斷氣了。徐檒的母親為了懷念孩子他爸。二話不說,就管她的兒子叫“徐檒”。但是,孩子他爸並沒有留下遺言說是用哪個字啊。母親想了想,“徐”是不變的,關鍵是那個“ㄈㄥ”。母親沒什麽文化,所以就從家藏的《康熙字典》裏,找到了“風”部。選了一個十分罕見,又結構特別的字,就是現在徐檒現在所用的“檒”。其寓意就是希望兒子的一生能夠不尋常,引人注目。

        似乎事實應驗了母親的期望,徐檒自小天資過人,自學成才。特別是在理工科方面,無論是在小學、中學抑或是高中,他永遠都是班上的前茅。2008年,他在全國統一聯考當中,以697分令人嘆為觀止的成績被淮南哲誠大學電腦網路開發系吸收。而在他跨入大學門檻還沒一年,各大小公司的聘約就紛踊而至地向他飛來。最後,他選擇了當初十分強盛的Mossie網路商務公司。從那時起,徐檒再也不必擔心人家見了它的名字會一愣了。因為,那時的他,在國內IT界已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後輩,其知名度並不亞於某些知名的CEO,CTO。如果真有行中人還不知道徐檒,不知道上面一個“林”下面一個“風”唸什麽,那才真可以稱作新世紀的文盲。說到徐檒駕著車離開了大樓,不是為了去執行什麽公務,也不是去哪裏消遣度假。而是在兩天前他所遞交的辭呈得到了批准。今天在整理完辦公室之後懷著複雜的心情走人了。

        離開公司,對於徐檒來說是很矛盾的,其實在與Mossie合作的10年當中,大部分的時間大家相處得還是滿融洽的。記得徐檒剛加入公司的時候,雖然他對網路的確有一套,但他對商務運作卻暸解不深。不過當時的Mossie總裁看到著小伙子做事勤快、胸懷大志,十分有潛力,因而十分器重他。不僅多次給他機會出成績,而且在徐檒家裏有困難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拉了他們一把。徐檒也挺爭氣,果然在加入公司兩年裏就做出了不少業績,其職位自然也步步高昇。在2013年初,還十分年輕的他,就被提拔稱為總公司“企劃部經理”兼總裁的左右手。俗話說:“樹大招風。”昇得太快,自然引來許多風言風語。涉世未深的徐檒起初聽後相當激動,也頗感委屈。但好在大老闆始終不渝地支持他,不僅多次找他談心,而且還在公司的行政議會上替他說話。批評公司員工應把精力放在為公司出謀出力上。久而久之,徐檒也漸漸習慣了這些少數同事們嫉妒的話語。不論人家在背後怎麽指指點點,對於徐檒來說,都僅僅是耳邊風,一吹即逝。而徐檒也與老闆越走越近,甚至和老闆的千斤- 陳純娜談起了朋友。陳純娜有著一張人見人愛得漂亮臉蛋,在大學的時候就是校中有名的校花,加上瞿州醫科大學的文憑。在談對象的時候,總是難以心宜。不是這個身材不高,就是那個人品不正;這個學歷太低,就是那個性格太悶。她老爸老媽都快被她給急死了。沒想到,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邂逅了徐檒,兩人談得很投機,並且一見鍾情。陳總知道了女兒的心思以後,高興不已,因為徐檒是一個讓他值得信任的男人。他相信徐檒是一個對感情負責的人,也是會給女兒帶來幸福的……

        在雙方你情我願,家長又舉雙手贊成的情況下,經過八個月的親密接触,他們終於訂了婚。並決定在四個月之後,也就是二零一八年的一月在盧德堡教堂舉行婚禮。

        天公總是喜歡和人類開玩笑。正當徐檒在感謝上天待他不薄,令他的事業和愛情都好完美的時候。他有所不知,美麗的時光是多麽的短暫。

        那天适逢國慶黃金休假,公司不需要上班。陳總攜夫人,女兒準備到法國旅遊。一來放鬆放鬆,二來看看歐洲那頭有無市場可以開拓。而準女婿–徐檒並無隨同前往,而是趁休假的機會回老家看看媽媽和外婆。

        目送走了陳總一家,徐檒便回家整理行裝,由於自己的車子前不久引擎出了故障,他只好乘坐巴士回鄉。徐檒的故鄉在離西港市不遠的驪山縣。雖說路途不遠,但是驪山隸屬山區,比較落後,往來的道路很不好走。經過兩個小時的顛簸之後,徐檒看到了熟悉的農家風光。遠遠的,就望見親戚們都出門來迎接這個高材生。他媽媽特地做了幾個他愛吃的菜為他接風洗塵。在和親人話了一大堆家常之後。由於旅途的跋涉,徐檒提出想早點休息。大家也就沒有強求,讓他去洗澡,其余的人繼續暢飲。

        換上睡衣,徐檒拖著疲憊的腳步爬上了床。習慣性地打開了電視,霎時間,一個轉入的畫面令他一下睡意全無。“現在插播一個緊急事件新聞,今天由西港飛往法國巴黎的F-457號航班於北京時間下午3:30分於地中海海域不慎墜毀。”電視機喇叭內傳出清晰的播報聲,“全機132名乘客生死未卜。救難人員正在加緊飛機殘骸的打撈工作,具體的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之中,請密切關注我台的後續報道。”

        徐檒聽得傻了眼。F-457,這不正是我早上才送走的飛機嗎?陳總和純娜都在機上!不可能!我一定是聽錯了。於是,他反射性轉到其他的頻道,遺憾的是每個台播出的都是同樣的內容。即刻,徐檒的腦中一片空白。等到他晃過神來,才意識到應該打個電話試試。他鍵入了陳總的手機號碼,結果像他預測的那樣,也是他最不願意聽到的–手機關機。若是正常情況,他們現在早應該在巴黎了,而且按道理他們也會打電話給徐檒報個平安。徐檒又試著聯系其他兩人,結果還是一樣。

        徐檒再也坐不住了,他抓起衣服,穿上鞋子。也沒心思和家人多說,僅留下一句:“有急事,以後有空再說明,失陪。”就衝出了家中大院。當他掏出車遙控,準備開車,才想起車子還在修理。“Damn it !” 徐檒忍不住罵出聲來,他只好赶去坐巴士。還好,徐檒一路的狂奔使得他終於赴上了最後一班到西港市區的夜間巴士。巴士一路上放著喜劇巨星Stephen Chow廿年前的經典喜劇《甜蛋超人》。大家一個個被電影中的爆笑情節逗得前俯後仰。還好司機是與電視隔離的,要不然這樣開車不怕撞到其他車就怕會跌落山崖。但是,全車裏,唯獨徐檒面不改色。他的腦子裏很亂,已經不能再接受除了陳總一家的任何信息。

        兩個小時後,巴士到站。徐檒顧不得歇腳,一頭赶往Mossie辦公大樓。看來Mossie大小員工們都已獲悉此事,因此整棟大樓燈火通明,與漆黑的夜空和周圍的寂靜都顯得及不相稱。進了大廈,通過同事徐檒得知傷亡名單將在半小時後送至Mossie通訊部。還有,陳總的長子陳少霆將會立即從新加坡赶回西港。

        就這樣子,徐檒懷著一顆矛盾,悲傷,且懸著的心努力地消耗著這半個小時。一方面,他希望時間快點過去,這樣好讓他懸著的心早一刻得到鬆弛;另一方面,他又由於時間一分一秒的逝去而更加緊張、不安。因為,只要結果一出,就已經是鐵打不動的事實了。到時,可能喜,可能悲。而如果是後者的話,一切希望都將會轉化為絕望……

        時間不會因為個人的所好而加快變慢。半小時過去了,只聽見通訊部裏突然變得沉默無語。徐檒領悟到大事不妙,立即衝進辦公室,搶過死傷人員名單。“Chen Chunna, Female, 26, Dead.” 一下映入他的眼帘,“這不會是真的!”他大喊到,但是法國那邊的官方印戳卻提醒了他不該自欺欺人。徐檒,一頭栽在了辦公桌上,欲哭無淚。旁邊的員工安慰道:“這只是第一批的傷亡名單,陳總是生是死,我們還不知道。總之,我們還是為他的平安而默默祈禱吧。”

        徐檒聽後沒有說話,其他人也陷入的沉默。終於,大樓的寂靜被三兩人的腳步聲打破。走在前頭的就是陳總的長子陳少霆,此前他一直在美國讀書進修工商管理,比較少過問公司的事。很多公司的員工都是只知其名而未見其人。事發之時,他正好在新加坡參加一個同行的論壇。不過,如果這次陳總出事,按照早前他立的遺囑。公司的一切事物將由陳純娜和陳少霆接管。現在陳純哪理論上已經不在了。看來,陳少霆及可能接手Mossie公司。

陳少霆跨入了通訊部,後面的左右手急忙叫大家向陳少問好。陳少看起來也很隨和,一一向工作人員握手,並致謝道“最近辛苦你們了。”陳少向徐檒走了過來,徐檒硬打起了精神,充了張笑臉,說:“陳少,我是徐……”

        還沒說完,陳少就打斷了他的話,“徐檒嘛,早聞你的大名,我爸挺照顧你的嘛,對我他可沒有那麽好心啊。哦,你還是我未來的小舅子嘛,一家人,一家人。”說完冷笑了一下。

        徐檒聽著這略帶挑釁的話語,很是生氣。但是他強壓心中的悲傷與憤怒,說出他最不願意說的話:“純娜她已經死了!”

陳少霆並沒有理會,轉過頭向公司主管詢問事故的最新狀況,同時流露出一絲悲傷。過了不久,他向大家宣佈“兩個小時後在主會議廳召開緊急會議”,並通知下人盡快招齊主要人馬。

        兩個小時後,緊急會議召開。出席的有包括徐檒在内的公司各個部門上層職員十二人,陳少霆自然坐在了以前陳總的位置。坐在他旁邊的是隨他而來的兩個助手,然後就是徐檒和公司的主管。會議廳中氣氛嚴肅,連稍微移動一下椅子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一來是大家因爲突如其來的事故而悲傷,二來是想聽聽公司太子爺的指示,從而更多地暸解其人。見大家都到齊了,陳少霆合起了文件夾,打破了會議場的沉靜。

        “各位摩西的職員,事故大家也都知道了。”他停頓了一下,“作爲遇難者的兒子和哥哥,我内心的痛楚想必大家也都能夠體會得到。但事情已經都發生了,我們再怎麽做也無法令死者復生。大家都應該節哀。可是,我們公司是一個有200多名員工的上市大公司。如果我們不能處理好接下來的事物的話,那更大的災難即將來臨。所以大家一定要穩住,把悲傷放在一邊,不能亂,更不能出現内鬥。特別是大量的股民持有我們公司的股票,這次的事件必然會造成外界的恐慌,導致群衆對公司失去信心。所以這一些可能的後果,大家一定要意識到,並有針對地做好防範。”

        這時一位聯絡員走了進來,向陳少霆耳語了幾句。陳少霆立刻陷入了沉默。他點了一支煙,然後深深地吸了一口,說:“告訴大家一件不幸的事,陳總的屍體至今尚未找到,已被官方定為失蹤。法國那邊又傳來消息,其生還的可能性不大。Mossie是陳總一生心血和努力的結晶,雖然陳總不在了,但是我們決不能讓這個公司垮掉……”

        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陳少霆做起了公司的臨時總裁,並聘用了他從美國帶來的幾個親信。當然,陳的能力也不簡單。他卓越的領導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和肯定。他臨陣不驚,帶領著公司走出了危機與困境。他結合了美國先進的管理技術,使公司仍然霸佔著網路界龍頭老大的席位。一年後,陳總屍體的蒐尋工作仍未有進展,官方只得認定其為死亡。陳少霆也名正言順地坐上了公司的第一把交椅。反過來看徐檒,他的日子卻不太好過。畢竟從前他還太嫩了,和老闆走得太近,不懂得避嫌。雖然在他公司的人緣不差,但在公司上層確樹了不少敵。以前他有後盾,大家沒敢表露出來。但是現在來了一個對徐檒也不太感冒的陳少霆,大多數人都投向了他的一邊。陳少霆對徐檒的不冷不熱,外界有幾個猜測:一是,陳不滿父親讓徐坐他本應該坐的位置,送他去美國進修,從而達到支開他的目的。二是,有人懷疑陳少霆與陳純娜並非親生兄妹。有傳言陳氏夫婦原來還有個女兒,但是很小就夭折。所以在他們結婚後第四年,又去孤兒院領養了一個女嬰,就是現在的純娜。而陳少霆很早就愛戀著純娜,但純娜卻不爲所動,一心向著徐檒,陳對此當然頗感不快。

        總裁和理事們的不支持,使得徐檒許多建議都沒有通過。雖然身為一部門經理,但是在陳少接手公司後,他幾乎處於孤立的狀態,處境十分尷尬。就這樣浪費掉了兩年拼搏的大好年景。終于他坐不住了,認定在這樣下去唯有碌碌無爲。恨下心,他寫下了一封三百來字的辭職信。徐檒的辭職正中陳少霆的下懷,自然很快就被批准了。

        馬路上的紅燈一閃,把徐檒從回憶中拉回到了現實。離徐檒所住的公寓不遠了。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